凉州的长城在城外的西南方向。

一条特别宽敞的大道过去,大部分地方游人都可以上去,段丞他们常来这里玩,所以熟,直接带他们去寄存马和车,然后大家就往上爬。

这边的长城比夏州的长城陡峭很多,有些地方甚至垂直上去,很是危险。

满宝和白善一左一右的扶着庄先生爬上去,足有半个时辰才爬上去。

大家畅快的呼出一口气,便回头看。

殷或和刘焕白二郎还在半路上,等他们两个终于扶着殷或一左一右上来时,白善他们都将茶煮好了。

满宝看了一眼殷或,见他虽气喘,但脸色还好,而且眉目飞扬,显得很开心的样子,她便笑着招手,“快来喝茶。”

刘焕和白二郎显得比殷或还累,扶着城墙一步一步挪上去,一屁股坐在席子上道:“可太累了。”

殷或也走了过来,不过他没坐下,而是靠着城墙看着下面的崖壁和远处大片的草原。

满宝给他倒了一杯茶,起身端给他,也看了一下绵延而去的山峰和草原,笑道:“觉不觉得很神奇?”

殷或不解的看过来。

满宝道:“已经修建好的长城,我们走上来都困难,但沿着山脊延伸而来的长城全是人修建的,这么长的长城,全是人一砖一石修建起来的,不觉得神奇吗?”

殷或点头,“是很神奇。”

他又看了一眼陡峭的岩壁,沉默了一下后道:“他们很厉害。”

白善也站在城墙边展目看着长城外的吐蕃,再回头看他们的凉州,不由扭头问一旁的段丞等人,“吐蕃会从这里进攻凉州吗?”

“不会,”段丞道:“至少这二十年来,吐蕃从未从这里进攻过。”

长城并不是都连在一起的,中间也有些地方没修建,所以有缺口,他们会派重兵把守。

虽然重兵难以突破,但似乎比长城还要容易些。

要是越过长城,辎重和粮草基本上过不来,只过来人,其实用处不大,何况人还不是那么好过的。

白善:“所以我们凉州的兵马也很难从这里进吐蕃了?”

段丞愣了一下后点头,“对。”

不过他们凉州的兵马没事儿去吐蕃干嘛?

郭田也忍不住去看白善,这一位是什么意思,想收了吐蕃吗?

不过突厥都灭国了,连高昌国那么远的地方都归于大晋了,再收回吐蕃也没什么不好的。

白善其实就是好奇的问一问,好确定心中所想。原来长城真的不仅拦住了敌人,也拦住了自己啊。

别说,虽然长城上只有砖头,但站在这上面远远望着两边的山脊和草原,尤其是面向吐蕃那边的草原时心情很畅怀,同时生起些雄心壮志来。

连殷或都按着城墙道:“恨不能驰马疆场,建功立业。”

白善琢磨了一下后道:“不说你,连我都有些难,想想习武也挺好的,不知道我现在再努力些是否还来得及。”

庄先生就道:“为将者看的是勇谋,为帅者看的就是智谋了,你武艺不好,大可以以智谋补足。”

他道:“为师还记得几篇兵书,不如我默下来给你看一看。”

白善:……

白二郎在一旁幸灾乐祸的笑,庄先生就扭头和他道:“你和白善一起学。”

白二郎:!

刘焕就乐了。

庄先生的目光扫过去,他立即低头缩着脖子,悄悄往殷或身后躲了躲,假装自己不存在。

但庄先生也没放过他,连满宝都要跟着学。

段丞想了想,趁机道:“我家里也有几本兵书,白公子想看,可以借阅。“

对于书这种东西,白善从不嫌多,不管是不是自己感兴趣的,所以他笑着接受了对方的好意。

段丞微微一笑,就决定回去以后就把书找出来让人给他送去。

一行人在山上待到了午时,将这一片都逛过以后,也休息足够了就下去。

下长城比上长城容易多了,虽然看着更危险了,但走着不累呀,只要脚够稳当就行。

殷或第一次站在这么陡的地方往下,一时心绪复杂以至于没动弹。

殷家的家将见了,不敢再让刘公子和白二公子胡乱扶着他们公子,亲自站在公子身边,前后护着他。

白善依旧扶着庄先生。

庄先生却挥了挥手道:“不必。”

自己扶着城墙就下去了,看着比殷或还矫健些。

白善就和满宝一起手拉着手下去,刘焕看得羡慕不已,和白二郎强调道:“我也要说亲了。”

白二郎问:“你这都出来了还怎么说亲?”

“反正说亲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在不在有什么关系?”

白二郎:“……你好想得开,万一你爹娘给你定了个不好看的女孩儿怎么办?”

他看了眼前面相携而下的满宝和白善,道:“而且,就算你定亲了,你说亲的姑娘能跟你来爬长城?”

刘焕想了一下京中贵女们最喜欢的活动,也有些迟疑起来。

周立如越过他们往下走,“建议你说一个有功夫的武将家的小姑娘,那样她不仅能够陪你爬长城,说不定还能扶着你爬长城呢。”

刘焕就下意识低头看了眼白二郎搀扶他的手,立即推开,强撑道:“我自己就能爬。”

但居高临下看着还好高好高的阶梯,他就觉得有点儿腿软。

奇怪,早上他往上爬的时候怎么没发现这么高?当时他和白二还扶着殷或呢。

看着好陡啊,要是不小心滚下去,不会停下来吧?

他颤颤巍巍的迈不动腿了。

殷或看见,就指了一个家将道:“你去扶一下刘公子。”

家将过去了。

大家就这么颤颤巍巍的下到山脚下,抚着胸口道:“总算知道这一段为什么没有士兵把守了。”

郭田笑道:“就是我们这些经常来爬长城的人对这一段也心惊胆战得很,敌军想从这里敌袭过来,只怕不容易。”

说罢,也不知是不是受白善的影响,他默默地在心里接了一句,当然,他们想袭击过去也难。

大家一起回城,还一起共进午饭,感情加深了不少。

  

  。

章节目录

农家小福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堆只为原作者郁雨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郁雨竹并收藏农家小福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