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橙登时放下心来,原来狗男人也没有那么坏啊!

她正想着,又听阿兰促狭道:“阿橙,我觉得裴督军对你特别好,你昏迷的时候他来看过你好几次,特别紧张你呢!”

许橙像是听到了什么天方夜谭的笑话似的,“紧张我?阿兰你肯定看错了!”

狗男人之前杀她的心都有了,怎么可能紧张她?

紧张谁也不可能紧张她啊!

阿兰却以为她是不好意思,拉着她的手一脸真诚的说道:“哎呀!我都看出来啦!其实这是好事啊!有了督军当你的靠山,你想找到自己的亲生父母就容易多了,而且也不会再有人可以欺负你了,女人家嘛!找个好点的归宿才是最重要的。”

许橙额上黑线直冒,完全不知道阿兰从哪看出裴西宴对自己好的,她现在之所以躺在病床上也是拜裴西宴所赐,那帮杀手要杀的肯定是他,自己无辜成了替死鬼而已。

偏偏她还没死……

她都不知道自己是该高兴还是高兴呢?

阿兰她是传统的吉隆坡本地女子,从小接受的教育也是传统教育,认为女子找个好归宿才是最重要的,可她是来自二十一世纪的灵魂,她们俩人的婚姻观自然是不一样的。

许橙换了个话题,“阿兰你怎么知道我在医院的?”

阿兰笑道:“当然是裴督军派人找我来的,所以我才说裴督军对你很好啊!知道你在广宁城没有亲人便让我这个老乡来照顾你,希望你快点醒过来。”

许橙有几分愕然,狗男人看着挺糙汉的,还有如此细心的一面?

阿兰也知道她刚醒,便没有继续拉着她聊天了,“阿橙,医生说你还很虚弱,你好好休息,想吃什么我去给你做。”

说到吃的,许橙肚子里便开始发出抗议的声音了,嘴巴可以说谎,但肚子不行啊!

阿兰见此便先出去了。

……

许橙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再次醒来天都要黑了,窗外更是淅淅沥沥的下着小雨,这种时候好想家啊!想念啤酒和炸鸡……

她摸了摸自己瘪瘪的肚子,好饿!

“有人吗?”

”……”没人回应她。

“阿兰?”

门被推开,护士进来了,和蔼亲切的问道:“许小姐,您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吗?”

许橙点头,哪里都不舒服!脑袋昏昏沉沉,手疼,肚子疼,浑身都不得劲……

“我……”

她一开口,就发现自己嗓音沙哑得不行,喉咙干得都快冒烟了。

“水。”

她舔了舔自己干裂的嘴唇,试图挪动手臂去拿床头柜上的杯子,却发现动一下疼得她冷汗都要出来了,枪伤什么的果然不好受!

太疼了!

护士连忙拿起保温壶给许橙倒了半杯水,扶起她喝水。

“嘶……”

许橙疼得嗤牙,“这床不能摇起来吗?”

护士一脸懵逼,“啊?”

许橙顿时有一种对牛弹琴的无力感,“那有吸管吗?”

护士更加迷惑了,“吸管是什么?”

许橙满脸生无可恋,在这种医术不发达的时代住院,实在是太遭罪了!

她摇了摇头,“没什么。”

下一秒,她又疼得叫出声来,推门进来的裴西宴刚好看到这一幕,不由得蹙眉,冷斥,“怎么当护士的?照顾人都不会!”

被训斥的护士吓得手脚都不知道该如何放了,瑟瑟发抖。

许橙正要开口帮护士说话,裴西宴先她一步开口,“出去!”

许橙内心os:你把人家护士小姐姐赶走了谁喂我喝水?

护士如同得了特赦令,忙不迭的离开了。

裴西宴旋即脱掉外面打湿的大衣,走到许橙床边要扶她起来喝水,抬眸就对上她好奇的视线,脸上难得的滑过一抹不自然,硬邦邦的说道:“别想多了,我只是不喜欢欠别人人情,免得日后你拿这件事要挟我。”

许橙心中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怎么会有这么自恋的男人啊!她虽然不是自愿为他受伤的,但也是他间接害自己受伤的啊!

即便是这样,她也不可能拿这件事去要挟他!

哼!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谁要……”

“喉咙哑了就别说话了。”

“……”

许橙好想爆粗口,狗男人太可恶了!、

唯一让她欣慰的是,裴西宴扶她的动作还算温柔,她低下头就着他手里的杯子喝水。

“咳……”

她刚对他升起来的一丝丝好感瞬间烟消云散了,会不会喂水啊!她可是病人!怎么能够这么粗鲁呢!

本来身上就疼,一咳嗽更疼了。

“慢点喝。”

“……”明明是你倒得太猛了啊喂!

许橙被他的话气得都要心梗了,她微微偏头表示自己不想喝了,“阿兰呢?我想吃她做的饭。”

也就阿兰的厨艺能满足她的味蕾了,这时候她急需美食来治愈心灵的创伤。

裴西宴扶她躺好,而后起身去了外面,不到一分钟就回来了,“阿兰做好饭后就回春晖班了,那边也等着她做饭。”

许橙虽然有点怅然,但也没怀疑这番话的真假性,阿兰平时负责的就是春晖班上下的一日三餐,这几天能来医院照顾自己已经很不错了,她也没有义务和责任一直留在医院。

人在生病的时候,似乎格外孤单和寂寥。

裴西宴蓦地清了清嗓子,“饭菜马上就端来了。”

许橙瞥了一眼自己包得严严实实的右手臂,看来她接下来吃东西都要用左手了。

“我要多久才能出院啊?”

“半个月到一个月。”

这是好友孟兴朝的原话,裴西宴便如实说了,虽然许橙没有伤到要害,但也伤得不轻,需要好好休养才能恢复。

许橙的小脸垮了跨,伤筋动骨一百天,早知道那天会遇到暗杀,她说什么也不要出门了,凭白遭罪。

裴西宴却以为她在担心自己受伤没办法寻找亲生父母,“我已经安排人去寻找你的亲生父母了,想必很快就会有消息传来。”

许橙慢动作的朝他看过去,不是吧!他竟然还怀疑自己?不惜找出她的“亲生父母”来证实她的清白?

——

抱歉!这个月家里事情太多了,状态也不好,下个月一定好好更新,感恩一直都在的各位小仙女!

  

  。

章节目录

大佬宠妻不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堆只为原作者南宫妖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宫妖妖并收藏大佬宠妻不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