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师兄你放心,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此物…你现在必须得收下!”

“无论是为了我,还是为了我们炼丹师一脉的尊严,和荣耀。其实此物本来是在黄泉师兄之手,但是后来你也知道,哎……说实话,这令牌我受之有愧。”

洛玲丹仙摇头叹息,

脸色有些无奈。

陈飞闻言,眼中也是掠过一抹异色。

接着,这次他倒也没再拒绝,而是接下了那块令牌,缓缓说道。

“走吧。萧滕,出发了!”

“是,师尊!”

萧滕在他身后,缓缓说道,眼底深处满是激动。

这种大场面,他可是渴望已久了。尤其是一想到这次他师尊陈飞,有可能会一句镇压全场,炼制出绝世仙丹,这更是让他期待不已,热血沸腾!

对于胜利。

他毫不怀疑。

所以他真正关心的,

还是陈飞到底究竟,会拿出怎样的惊喜,呈现给世人?!

对此,他当真是无比无比的期待啊!

“嗯……”那洛玲丹仙此刻也是点了点头,但跟着,却又见她犹豫了一下,低声说道。“大师兄,你说我这次,能赢吗?”

在见识了陈飞的部分实力之后,她已经是完全不在乎所谓的胜负输赢了。因为她知道,就算她输得再惨,这炼丹师一脉的长老院席位,那些家伙也拿不走!

因为他们当中不可能会有人能够战胜陈飞的。

可是,她真正患得患失的,

是她自己的那场战斗……

她不怕输。可是,她不想输的彻头彻尾,也更不想输的毫无意义啊。

“如果不想输,那就拼了命去赢。拿出自己全部的实力来,哪怕输了,只要不留下遗憾就行了。”陈飞笑着说道。

他能够理解洛玲丹仙心里面的那种心情。

但是,有他兜底,他也还是希望洛玲丹仙能够战胜恐惧,拿出自己的最强实力。人最害怕的东西,往往不是强大到不可战胜的敌人,而是自己。

若是心中信念永恒,勇往无前的话,纵然敌人是无法翻越的大山,那也会有一线希望的。

洛玲丹仙闻言,楞了一下。

跟着就见其双眼微眯,轻笑一声。

“我明白了……”

“走吧。出发!”

话音落下,洛玲丹仙亲自引路,化为一道流光,冲天而起。

而陈飞二人,也是立即紧随其后,跟了上去。

他们先是飞出了百尊城,又掠过了一段不近的距离,脚下重重山岳不断后退,这才出现在一座巨大无比,广阔、辽远的平底荒野之上。

在这里,

除了荒野之外,

还有着一座巨大无比的广场,

而在此时,这里也已经是人满为患,人山人海了。无数身影,热闹无比的聚集在这,甚至在这这些人当中,有些人的修为气息还强超乎想象,无比强大!

大罗真仙,

混元真仙!

甚至是长生真仙!

这些平日里在地仙界各处,都算得上是顶级强者的高手,在这里,在今日这场盛会之上,除了那长生真仙之外,其他却也都是显得有些稀松平常了。

由此可见,这等盛会的影响力有多大。

此时,在洛玲丹仙的带领下,陈飞、萧滕降临在这广场之上,这才发现,此地竟是有着许多扭曲的悬空岛屿,宛若仙境一般漂浮在虚空当中。

“那是?”

陈飞好奇问道。

“我第十一神殿亲自发出邀请函的顶级势力,才有资格入座那里。所以那里应该算是地仙界各大顶级势力的聚集地吧。”洛玲丹仙轻声说道。

“原来如此……”陈飞恍然,目光一一在那悬空岛屿上扫过,却是有些感慨道。“不愧是你们第十一神殿,面子不小啊。“

就这几眼,在那些悬空岛屿上,他却是见到了不少熟人。飞仙帝族,魏家,黑天战族,五行天龙族,魏家等等等……能有资格和这些顶级势力并驾齐驱的,恐怕其他那些也差不到哪去。

但跟着陈飞却就有些疑惑道。

“为何没看见光明神龙族?”

他确实是和光明神龙族有仇,可是,这太皇宫第十一神殿和他们可没到那种地步。而且他也不至于狂妄到认为,因为他来了,光明神龙族就不敢了……

“光明神龙族啊……”

洛玲丹仙一听这话,

脸上却是浮现出了一丝异色,

“他们最近惹到麻烦了。”

“麻烦?什么麻烦?”

陈飞怔了一下,问道。

“原来那个登天长生榜第一的烬,你应该知道吧?”洛玲丹仙问道。

“嗯……”

陈飞点了点头,轻声说道。“这和他有关系?”

“严格意义上来说,他算是以一人之力,将整个光明神龙族,逼的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地步!不少光明神龙族的顶级强者,皆被他暗中猎杀而死!不仅如此,最近我还听说,光明神龙族死了一位长生真仙中期……也不知道这和他有没有关系。”

洛玲丹仙脸色凝重道。

那可是堂堂长生真仙中期啊!说死就死了,这什么概念?!要不是这件事光明神龙族死死摁着,没流传出来,只有些风言风语,在极小的圈子当中流传,恐怕整个地仙界都会天翻地覆的吧。

严格意义上来说,

这可比当初陈飞闹出来的那件事,严重多了。

长生真仙中期强者的死……这种事情,真的已经很多很多很多年,都没发生了。上次出现这种事情,据他所知,恐怕还是在远古,甚至是太古时代吧?

“死了个长生真仙中期?!”

陈飞闻言,此时也是瞳孔一缩,有些微微愣住了。

正因为他现在突破了,他才很清楚长生真仙中期有多强,不夸张的说,就算是他现在,也都不敢妄言能够斩杀长生真仙中期,可是,那那,那家伙……

“厉害!”

沉默许久,

陈飞就吐出了这么两个字来。

话也少,越能说明此时他内心深处的剧烈起伏、波动。

“所以他们现在自身都难保,全族上下都焦头难额的,自然也没心思过来了。”洛玲丹仙摇了摇头,感慨道。堂堂光明神龙族,居然会莫名其妙的发生这种事情,在此之前她根本没想过,

也完全不敢想。

然而现在,这却就是事实。当真是世态无常啊!

“我们走吧。其他人都在等我们了……”

接着,洛玲丹仙又开口说道。

咚!咚!

但就在此时,忽然之间,在这辽阔无边、人山人海的广场上,又是有着无比雄浑、悠扬、古老的钟吟声,骤然响起。

所有人在见到这般场景,

听到那浩大、悠扬、古老的声音之后,

都是立刻抬头,

望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只见那广场之上,突然有着四座巨大无比的光柱,拔地而起。每一道光柱之上,都是散发着令人心悸的灵力威压,令得在场各方超级势力心头都是一凛。

当那光柱散去之后,虚空当中,空间扭曲,一位老者,缓缓自那当中迈步而出。那老者看上去普普通通,粗布麻衣,肌肤褶皱,犹如寻常老人,毫不起眼。

然而,当在场的众多顶级势力的顶级强者们,他们在见到这老人时,却都是忍不住的浑身一震,眼神一凝,面露恭敬之色。

“长生真仙中期!”

不只是他们,此时,在对方出现的一瞬间,陈飞的目光,也是立刻望了过去。当他的眼神彻底落到对方脸上之后,一股极端危险的感觉,自内心深处涌了起来。

“好强大的压迫感啊,这个人是……”

陈飞喃喃道。

“恭迎大长老!”

然而就在此时,那四面八方的虚空当中,确实有着无数太皇宫第十一神殿的人,都是恭敬出声!就连陈飞身旁的洛玲丹仙,也都不例外。

甚至就算是那些长生真仙境界的老祖人物,也都是如此。

“大师兄,这是我们太皇宫第十一神殿的大长老,李青玄。他除了是一位长生真仙中期强者之外,也还是一位十七品仙丹师!”

“这些年来,我第十一神殿能有如今的繁荣、鼎盛,和他的存在,与付出,有着很大的关系!”

洛玲丹仙,缓缓说道。

“十七品?”

陈飞怔了一下,疑惑道。“那怎么?”

洛玲丹仙望着那道苍老的身影,目光闪烁,轻叹道:

“无论是任何副职业宗师,一旦到了十七品,那边是举世公认的泰山北斗,这等人物,眼界已经不会局限于区区各大职业的荣耀争斗了,这对他们而言,几乎没什么意义……所以,就算哪怕我炼丹师一脉的长老院席位全部输掉,那也只是即便如此罢了。”

“关于这些,他是不会轻易插手的。”

听到这话,陈飞却是微微点头。

这倒是实话……其实在他看来,这所谓的长老院席位争斗,也没什么意义。

一个人,甚至是一个副职业的强弱,根本不是这种所谓的赛事、争斗的殊荣、荣耀能够赋予的,而是靠着无数各自副职业的先贤们,一手一脚打下来的!

所以就算这炼丹师一脉,再连续输了所有的长老院席位,这炼丹师,也还是公认的副职业第一!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

不过话说如此,前辈打下来的江山荣耀,

他们也还是得守护,得坚持。

在那万众瞩目之下,那虚空当中,那李青玄苍老而冷酷的面庞上,此时也是有了一些波动。他目光深邃,环伺全场,许久之后,这才缓缓说道。

“今日乃是我太皇宫第十一神殿久违的盛会,各位能够赏脸光临,荣幸之至,感谢万分。我李青玄,在此谢过。”

听得李青玄这话,众多各大势力的顶级人物,连忙还礼。

以这李青玄的实力,不管是丹道实力,还是修为境界实力,那都是能在这地仙界排得上号的,这种顶级大人物的客套话,他们自然不会蠢到认真。

更不会傻到堂而皇之的接受。

一番客气之后,

李青玄转身很步入了那四座光柱上的其中一座,入座之后,这才再度开口,缓缓说道。“长老院席位大比,历来已久,是我第十一神殿的管理,至于具体的规矩如何,后果如何,你们,也应该心里有数了,所以,就施展出本事,全力以赴吧!不然的话,这位置,该让出去,自然也得让出去了。”

“是!”

听到这话,那太皇宫第十一神殿的四大主脉之人,都是连连应声。

而在见到这一幕,

李青玄老神自在的双眼眯了眯,

而在这与此同时,一道浩瀚无尽般的磅礴威压,以及他那苍老的声音,便也是在这天地之间,肆虐、响彻了起来。回荡响起。

“既然如此,我也就不废话了。

“我太皇宫第十一神殿的长老院席位大比,如今,正式开始!”

“谁要开始挑战,开始吧!”

  

  。

章节目录

都市修真医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堆只为原作者漂浮的气球2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漂浮的气球2并收藏都市修真医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