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过卫生间中的一面破镜子,6阳确定,自己的确长帅了。

以前的模样只能算是耐看,而现在不仅耐看,身上还具有一股独特的魅力,姑且……称得上是一枚勾人的帅哥。

不过,对于外貌6阳的要求却也不大,只要不像车祸现场,那就没什么大碍,毕竟不管是未来世界还是现在的世界,都不看脸,前者看实力,后者看钱财。

二十一世纪,有钱就是大爷,一些富豪长得很野兽派,但别人不也受人追捧,美女屁颠屁颠地往上贴吗?

这点6阳虽然没有亲身经历过,但读大学那会儿却也遇见过不少。一些颇有姿色女学生,为了让自己的生活过得滋润一点,堕落在富豪老头手里的例子不计其数。

别的不说,就说近的。

六月份的时候,6阳还从老同学的口里得知了两起,校花被老头子攻陷的趣事。

那些女生,平时一个个清高得很,对于**丝男不屑一顾,或许起初表面和心里是一致的,但在残酷社会压力的逼迫之下,兜里没钱,心里痒痒,却又无奈选择妥协,变得表里不一了。

其中一个校花,还是6阳以前都心仪过也追求过的学妹,本以为冷若冰莲的她,会对一切的男人不以为意,但是没想到最终仍旧就被一个富老头给保养了。

以往的清纯,在所有人看来,都成为了****劲。

世风日下啊,不过现实就是如此势利,没办法。

其实,6阳这厮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当初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心里嘀咕的却是:要是劳资有钱,直接就把她包了,被一个糟老头给祸害了,可惜啊。

没钱,他也只能在心里腹诽一下。

换上一套上白下蓝的休闲装,6阳骨子里的那股风骚劲给衬托了出来,摸了摸干瘪的肚皮,正准备出去解解口馋之时,手机铃音却响了起来。

拿起一瞧,不是别人的,除了王善华那厮,还有谁?

划开接听键,只听王善华咆哮般的鸭公声传来,“龟儿子,6阳,你这几天死哪里去了,没有请假,打电话你还关机,你Tm是不是不想干了,老子问你,开腔啊!”

闻言,6阳冷笑一声,“王秃子,说话放尊重点,别一副欠揍的语气,我,你可惹不起!”

电话里,想到自己把柄还在6阳手里,王善华龇了龇牙,压下心里的火气,哼声说道:“你一共五天没有上班,这个月的工资扣你一半,有没有意见?”

“没有!”6阳淡淡回道。

觉得是6阳服软了,王善华心里稍微开心了一些,因为扣去6阳的那点工资,全部会跑到他腰包里去。

“没有意见就好。你这次没有请假,无故旷工五天,我没有开除你都算是念在大家相识的情分上了。”先是柔和着声音说了几句,王善华话锋一转,冷道:“对了,紫苑那边的一个包裹是怎么回事,你小子是不是偷懒没有去送?知不知道,别人打电话都催上门来了,你如果今天不给送到,就等着被罚五千块吧。”

“紫苑?”听王善华这么一说,张焕倒是记起来了,扭头一见,角落里的一个灰色包裹,便是紫苑收件人的货。

那日,6阳送完所有快递,就剩紫菀的一个人没送,不过也并非是他不想送,而是货主表示不在杭城,让他过两日再送。

做快递的,最烦的就是这种人,不按时收获,还要隔天,一旦搞不好,货物弄丢了,那可是快递员自己的责任,而且每日的送货都有规程,第二日突然夹了一件进来,难免会耽搁许多时间,也容易出现纰漏。

最近五日,6阳都在二十三世纪,自然没有办法去送货,现在回来了,紫苑离他居住的地方并不远,十多分钟的脚程,一会儿给送去就得了。

“我在和你说话,你到底有没有听?我可告诉你,你弄丢货物那是你自己的事情,如果这件事情你处理不好,我也没办法保你在公司了,好自为之。”王善华见6阳不说话,似乎不理睬自己,心里一怒道。

听此,6阳满不在乎,“王秃子,我这几天是有急事离开了,货还在我手里,我会送到。而且,你Tm也别再这里威胁我,开除我,你有胆量吗?给你十个胆子,你马上在电话里说,说啊!”

王善华一听6阳硬气的话语,登时懵了,刚才不是还好好的,比较听话吗,怎么现在气势就变了,难道是我逼得太紧了?

这时候王善华自然不敢说出开除6阳的话,轻咳一声,掩饰尴尬,说道:“既然货还在你手里,那就没太大的问题,你赶紧把这件事情给了了吧,另外,你这个月工资我也帮你争取一下,看看能不能挽回一下。”

6阳不屑,揶揄道:“假惺惺,别在我面前装模作样,咱们明里说。你不是希望我滚蛋吗?现在给你一个机会,你要不要?”

王善华心里一动,问道:“说,什么条件?”

果然,这厮狐狸尾巴马上就露出来了。

6阳道:“我在公司工作了这么久,你也压榨了我不少,从第一个月算起来,到现在,你一共押了我三千两百块,你自己想想,是不是?”

“你到底想说什么?”

“很简单,把那三千两百块补给我,我从此不在丰源出现,你也不必担心你那点龌蹉事情被人知道。”

6阳不是什么好人,也没有义务去检具王善华,世界坏人多去了,他不可能一一去推翻,他所能做的,就是最大化地争取自己的利益,本来就是一个俗人,不是圣母婊,6阳不去祸害好人便积德了。

快递员这份工作,他肯定不会继续干下去,因为没前途,而且他目前的心思都在二十三世纪,现在要他做快递,天天风吹雨打,日晒雨淋地却送货?对不起,他还没有看破人生,做不到这般坦然。

“麻痹,你这是敲诈,你想敲诈我?”一听要掏钱,王善华气急怒骂道。

的确,王善华私吞过6阳的工资、奖金,不过并没有三千二,只有一千多一点的样子,现在6阳居然要三千二,吝啬的王善华打死也不干。

“王秃子,大家都是明白人,好聚好散,我拿了钱要去别的城市工作,不会再回来了。”说着,6阳阴测测一笑:“不过,在此之前,你如果不怕上级领导,我不介意那五千多块喂狗了!”

“什么五千多,不是三千二吗?”

6阳忽然佯作惊讶,语气夸张到:“有吗?我有说过三千二吗?好像没有吧,我怎么记得不了?”

“龟儿子,你不要得寸进尺,最多三千二,大不了鱼死网破!”

王善华倘若有鱼死网破的觉悟和胆量,6阳还就钻水井了。

吃准了王善华,得寸进尺又怎样?

轻笑一声,随后6阳寒声道:“王秃子,你确定吗?“

“我……”刚才鱼死网破的话是一时冲动之言,在王善华心里,自己可比6阳高贵多了,怎么舍得鱼死网破,经理的位置,可不是说坐就能坐的,奋斗了几十年,王善华可不想自己的前途一朝化为乌有。

“你没有太多犹豫的时间,半个小时,我银行账号你知道,半个小时之内打进来,五千块,少一分,咱们走着瞧。”

挂了电话,6阳脸上的冷笑不绝,这五千块王善华必定会打,他敢笃定。

其实说来,他这也是在敲诈了,不过对于王善华这种以前欺负过他的败类,6阳没有一丝愧疚之心。

早在回来之前,6阳就想好了,如果王善华态度好点,他只要当初的一千多块,如果态度恶劣,那就直接给他放放血,对付好人,6阳都不见得会心慈手软,更别提和他有着仇恨的王八蛋了。

事情展到这个局面,也是王善华咎由自取,不过6阳也没有绝人后路,这种小人,还是留给丰源公司去头疼吧,毕竟上司都没有去严查,他去瞎操什么心?公司又不是他的。

此外,6阳本是想从王善华口中问问关于盒子快递的事情,但是怕外人知道些什么,所以,这种念头又给压了下去。

况且,以他现在和王善华之间的关系,那厮也不见得会说真话,还是等到有钱有势之后再慢慢调查吧,不急。

现在呢,就去紫苑送出包裹,完成快递员的最后一件工作,然后找个地方好好吃一顿。

  

  。

章节目录

末世之红警崛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堆只为原作者为情成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为情成痴并收藏末世之红警崛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