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也一声令下,摧锋营射出5ooo支造型奇特的响箭,响箭升入半空,先后出巨响,绽放出一朵朵色彩艳丽的火焰之花,瞬间照亮灰蒙蒙的天空。

焰火不断升起,让人目眩神迷,与此同时,3oo架由羽族人控制的飞翔鸟出现在天幕上,洒下一朵朵色彩缤纷,香气扑鼻的鲜花,在场任何一个权贵,一生中都从未见过如此绚丽的演绎,一时间惊叹声此起彼伏响起。

平台中央,一名身材高大,气宇轩昂的男子不知什么时候悄然出现,他一身蓝袍、目若朗星,正是桑族九虎之一的桑白骐,他的出现,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桑白骐淡然一笑,声音远远传出,“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也是我们北魔原有史以来最为喜庆的日子。因为,我们桑族历史上最年轻的族长,桑南要结婚了。”

山崩海啸的欢呼声,同时从平台四周同时响起,欢乐的气氛席卷了整个大地。

桑白骐继续道:“我认识桑南有不少年了,刚见到他的时候,他还是一个光着屁股蛋,满地乱跑的纯真少年。眼看着他一步步成长,其中有多少艰辛,付出了多少努力,没有他,就不会有桑族的今天,也不会有现在这种和平美好的局面,他今天就要成亲了,作为他的叔叔,我由衷为他感到高兴,我希望他能够永远快乐。下面,有请我们的新郎登台。”

话音一落,摧锋营再次释放出漫天焰火,羽族翼装军团再次洒落花雨,一团团耀眼的火光在天空中爆,炫丽的光彩和轰鸣声在整座八芒星中不停地闪耀回荡。

站在红毯两边的沙蟒战士们各自后退三米,担任司仪的鹿典巽高声大喊:“有请桑南大人入场。”

桑南带着激动的心情跨出房门,他今天穿着一件母亲娄丹凤亲手缝制的纯黑色长袍,长袍上绣着日月星辰,黑整齐的梳理在脑后,显得挺拔健美,优雅高贵,双目开阖,威光四顾,他一步步向台上走去,那充满浩瀚勃然的气息,立刻令全场黯淡失色。

在众人兴奋的目光和真挚的祝福中,桑南心情激荡,不断挥手前进,当他登上平台的时候,欢呼声再次响彻天际,所有人都在高呼着桑南的名字,现场的气氛再次达到高潮。

当桑南走到平台中央的时候,等待他的,是鹿典巽大大的拥抱。

“桑南大哥,恭喜你。”

“谢谢。”

鹿典巽微笑道:“没想到结婚也会让人如此激动,看来,我也应该抓紧时间找一个老婆才好。”

桑南哑然笑道:“你的赤鹿营如今在北魔原的声威我可是亲眼见过,你要是想给找个老婆,还会困难么?”

听了桑南的话,鹿典巽有点不好意思,他用力拍了拍桑南的肩膀,然后走到台前,朗声道:“有请三位新人。”

在乐师卖力的演奏中,八芒星的大门再次敞开,这一次,从里面同时走出来六个人,其中三女分别穿着大红色的宫装礼服,头上带着红色的盖头,分别在姬苍山、梅惊风和风青云的搀扶下,在欢快的旋律中,轻挪莲步,款款走向红毯。在她们身后,桑灵儿和另外两名粉雕玉琢的小女孩各自手捧花篮,将一把把新鲜的花瓣抛洒向半空。

桑南默默注视着三女走来的方向,强忍着不让感动的泪水流下,待她们走上高台,来至身前,才张开双臂,将娇艳的新娘拥入宽阔的怀抱,姬铁衣尚显平静,梅冬恩和小迷糊却早已泣不成声。

此时,震天的欢呼声再度一变,整齐地回荡在空中,“恭贺桑南大人喜结连理。”

华丽的焰火,妖娆的花瓣,热烈的声浪,让整座八芒星已经变成了欢乐的海洋……

桑海原、桑白桦、鹿典明、公良野等人相识一笑,如此令人感动的一幕还有什么能够相比呢?

…………

十个月后,北魔原,纺锤城堡。在万众期待之中,一个女婴呱呱落地。

这是莫亚、底格里斯两座大6的共主,天王桑南的第一个孩子,孩子的妈妈自然就是新任羽后风柔。

婴儿粉雕玉琢,双目剔透,那粉扑扑,肉嘟嘟的小脸蛋,让人看着就想亲上两口,桑南忍不住将婴儿抱在怀里,眼中满是爱怜之意。

如今的桑南,生活得格外悠闲。战乱平息,大6正处于生产恢复时期,见识到桑族的巨大影响力,再无哪支势力敢于兴风作浪,四处一片安定祥和。

这个孩子的降生,引起的轰动不亚于当初的盛大婚礼,莫亚各国、底格里斯各族纷纷派出使团,前来道贺,一时间,宾客盈门、拥挤不堪,热闹非凡。

就在这时,城堡外面来了一位不之客。

此人一身白袍,长星眸,浑身散着飘渺出尘、沧桑久远的气息。

他刚一出现,就立刻被少年卫认出。

大祭祀服天!!

这个桑南最大的敌人,为何突然来到这里?究竟有何企图?

感受到四周传来的敌意,服天神色淡然,白袍无风自动,星眸随意四顾:“桑南,故人前来,还不出堡见面。”

声浪滚滚传入堡内,城堡宾客闻声俱惊,不知来者究竟是何方神圣。

桑南听到服天的呼唤,刚要将女儿递给身边的母亲,服天已人随声至,冲进堡内。他见状紧紧抱着女儿,沉声喝问:“服天,你今日来此何为?”

“找人!”

桑南眉头一皱,“我这里怎么会有你要找的人?”

“森农告诉我,我要找的人就在你这里,如果你们敢骗我,我就将这里的人全部杀光。”服天星眸轻扬,杀机一闪即逝。

“大胆!”少年卫纷纷出声呵斥,姬铁衣、梅冬恩诸女也目光炯炯注视着服天。

桑南心中暗自纳闷,却蓦然现服天一脸呆滞,望着自己怀中的女儿,口中喃喃自语:“这,你,你是羽颜?”

桑南闻言面带怔然,低头望去,只见怀中女婴正瞪大双眼注视着服天,那目光中包含着错愕、激动、怜爱……但绝不是一个婴儿该有的眼神。

“这是怎么回事?”桑南见状也有点懵然。

服天的眉头忽展忽皱,嘴巴几度开合,突然变得情绪激动:“羽颜,你,你竟然成了他的女儿?!

森农,你这个王八蛋!”

…………

(全文完)

  

  。

章节目录

拇指将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堆只为原作者火木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火木瞳并收藏拇指将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