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八十三章 奇怪的鼎炉

    林轩一边沿着 玉石台阶向上攀行,一边游目四顾,虽然因为禁制的缘故,神识无法离休,不过以他现在的修为,施展灵目之术,百丈范围内的一草一木,都能看个纤毫毕现的。

    这附近确实安静得有些诡异了。

    要说取修罗神血不会遇见波折,却是林轩打死也不相信的。

    故而这半个时辰虽然没有遇见分毫危险,但他的警惕心却丝毫没有因此松懈下来。突然,林轩停下了脚步。因为不知何时,周围竟出现了一些薄雾。

    很淡,并不浓稠,然而对于视线,却或多或少有一些影响,灵日术也只能看到三十多丈。

    这两百年来,林轩经历的波折何等之多,隐隐的,已觉得这雾有几分不妥,心中更是莫名其妙的烦躁起来了。危险终于要出现了吗?禁制,还是别的什么?

    林轩皱眉思索,虽然心中涌起很强烈的不安感,但修罗神血乃是关乎月儿结婴的宝物,无论如何,也一定要弄到手。念及至此,林轩咬了咬牙,大不了自己再提高警惕,多加小心一

    又走了约半盏茶的功夫,这一段玉石台阶终于到了尽头,一宽阔的广场映入了眼帘中。

    迳广场呈圆形,直径约有千丈,乃是用玉石平铺,广场的四周,端放着九个 巨大的鼎炉。林轩略一迟疑,其中一个鼎炉离自己不远,他慢慢的走了过去。

    此鼎有三层楼高的样子,气势恢宏,居然是由一整块玉铸造而成的,表面上雕龙刻凤,还有一些精美的花纹在上头。“这么大的鼎炉,摆在广场四周,所起的绝不是装饰作用,牯究竟是用来干什么的?”林轩自言自语的开口了。“这个妾身也感觉很奇怪的。”欧阳琴心站在一旁,俏脸上满是“。,我们再去其他处走走。”林轩略一思索,如此这般的说。话音未落,他已沿着广场的边缘,像前方走去了。很快,又来到了一个鼎炉的面前。依然是那样的巨大恢宕,只是上面雕刻的花纹略有不同。

    没有龙,没有 凤 il而是一人面虎足的怪物,长着野猪一般的长牙,拖着长长的尾巴。“椿杌 !”以林轩的城府,脸色也不由得难看起来了。”怎么,夫君认识这怪物?”“不错,此乃灵界四凶之一。

    林轩苦笑着开口,他怎么会认不出,在奎阴山脉的时候,还与这怪物的降临分魂交过手。不知道对方怎么样了?

    按理说,这里是阿修罗王的别府,即使有图腾,也应该是阴司界的鬼兽,可不管真龙神凤,还是椿杌,这些神兽可都是灵界之物。难道这几个鼎炉竟与灵界有关系,那牯们为何又会被摆在这里?林轩脑海中念头转动,一 个接一个疑问在心底浮现了。他又走向下一个鼎炉。

    依旧与前两个鼎炉差不多,只不过上面雕刻的是一外形像鹿,头生独角,全身披挂着鳞甲的怪物。

    麒麟!

    这也是灵界著名的神兽,论实力,足以与真龙,彩凤相媲美的。

    林轩继续往下走。

    后面的鼎炉上,分别雕刻着玄龟、混沌、穷奇以及饕餮等怪物。

    四灵四凶!

    虽然他们乃是对头,见面后常常大打出手,但有一点却是共同的,这些都是灵界之物。只剩下最后一个鼎炉。林轩的脸上满是沉重,但还是缓缓的走过去了。

    此鼎比其余八个要高大得多,足足有七丈的样子,玉质温和,呈现出一层瑰丽的碧绿色。上面的浮雕更加华美,那是在一绿草如茵的山谷,一只通体雪白的

    身形苗条瘦长,明明是兽类,可不知为何,给人的感觉却是美艳不可方物。

    林轩的脸上露出一丝古怪之色,自己是人,怎么会对一只狐狸产生这样 的感觉呢?“她好美 !

    一赞叹声传入耳朵,林轩回过头,却见琴心正发呆的盯着那浮雕上的仙狐。

    “$$;觉得她很漂亮 么?”林轩挠了挠头,有些奇怪的开口。

    “嗯,妾身也想不到,一只狐狸,能美到这种程度。”“这可不是普通的仙狐;看她的身后。”林轩缓缓的说。“身后?”欧阳听了,美日流转,将眼光挪开,只见在那仙狐的臀部,竟然有九条尾巴,毛茸耸的,尊贵而华美。“这是九尾天狐?”欧阳忍不住一声惊吁。

    所谓三尾妖狐,六尾灵狐,九尾天狐,传说在灵界之中,那可是妖王一般的存在了。“不错,正是九尾天狐!

    林轩缓缓的说,典籍上有记载,不过林轩的了解,还要更加详细一些,他曾经听小妹夏侯兰说起,九尾天狐,可是灵界三大妖王之一。

    说起这灵界,妖王远不止三个,但所谓的三大妖王,其实乃是王中之王,论实力,与夏侯兰的父亲,也就是散仙一个等级。她的雕像怎么也会在这里?

    林轩目光在周围扫过,除了九个鼎炉,整个广场空荡荡的,然而心中那不安的感觉却越发的强烈起来了。“少爷,要不我们还是赶快离开这里。”月儿的声音传入耳朵。,嗯”

    林轩点点头,他心中的打算与小丫头不谋而合,于是往广场的中心处走。那是上另一条石 阶的必由之路。”咦,这是什么?”突然,林轩停下了脚步,他发现在广场的中心有一巨大的法阵。

    此法阵十分繁复,看上去与传送阵有几分相似,但仔细观察,却又明显大不相同。“夫君,你怎么了,待在这里妾身感觉很不舒服,我们还是快点

    欧阳回过头,轻声慢语的开口,一边说,一边并未停下脚步,继续像前走。

    然而就在这时,一版惊人的灵气突然冲天而起,那法阵上的花纹,猛然有刺目光晕冒出,同时呜呜的声音传入耳朵。

    欧阳大惊失色,表情一下子难看到了极处,想也不想,立刻化为一道遁光,向后退去,可已经来不及,她已经陷身在了法阵里,撞到旁边的光幕,被重新反弹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