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七百九十二章 成功渡劫

    所以,修士在渡劫的时候,绝不会使用雷属性神通,那样做,相当于是给天雷进补,说引火烧身也不为过。

    这经验,随便找一本关于渡劫的典籍,上面都是有记载的,并非秘密,恰恰相反,乃是人尽皆知的常识。

    以林师弟之聪明神武,怎么会犯这样的错,难道真是忙中慌乱,一时大意么?

    霎时间,银瞳少女与龙姓少年脸都白了。

    这样厉害的天劫他们虽然不曾目睹,但眼前的形势,还是勉强可以分辨出,如今劫雷所化的利爪已经占据上风,林师弟有些抵挡不住,形势原本已很是危机了,这再一忙中出错,那不是雪上加霜么?

    难道林师弟今天真要陨落?

    这个念头尚未转过,接下来发生的一幕,让两人一下子将眼睛睁得大大的。

    满脸错愕,几乎不太相信自己亲眼所见的。

    也难怪两人的表情如此诡异,实在是这一幕,太不可思议了些。

    渡劫时使用雷属性神通乃是给天雷进补,这是修仙者的常识,可眼前,却完全颠倒了这一认知。

    那墨黑色的雷电是何神圣不晓得,可哪里有给天雷进补,只见电芒四射,在它的帮助下,九宫须臾剑竟挣脱了巨爪的束缚。

    显然,此雷电的可怕,绝不在天雷之下,否则,为什么会没有被吸收同化?

    两人呆若木鸡,这在林轩看来,却是正常以极。

    普通雷电会给天雷进补,此乃常识他岂会不晓得,这道理,就与大鱼吃小鱼,从根本上,是一样的,毫无稀奇之处。

    然而,幻阴神雷岂能用常理揣摩。

    此神通若是修炼到极深之处,连真仙的宝物,也能够污浊,区区天雷又算得了什么。

    林轩还是修为太弱,否则,幻阴神雷一出,就足以将眼前的劫云驱散掉了。

    一物降一物,每水点豆腐,这东西若真要揣摩,可是比天雷更高等之物。

    可惜幻阴魔花林轩的本命宝物中融入得并不多连带这幻阴神雷的威力也就有限了。

    不过那又如何,得到它的帮助,九宫须臾剑已挣脱利爪的束缚,随后厉芒大做,狠狠的向下劈落。

    这一回,此宝可是吸收了林轩的本命真元,孤注一掷下,威力那是增加了许多。

    刺啦……,

    利爪终于有些抵挡不住,隐隐有要被切碎的迹象了。

    林轩脸上闪过一丝喜色,这样好的机会自然不会错过,深深呼吸,干脆又是一口精血喷了出去。

    这时候,可不能藏拙,一鼓作气将这天劫拿下,那是最好的。

    九宫须臾剑厉芒大做,然而事情真的会如此简单么?

    漩涡开始翻涌,随后居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小了。

    和…不对,不是缩小,正确的说,是融入进了那巨大的利爪之中,就仿佛是被吸收一样。

    而漩涡作为此次天劫的始作俑者,里面蕴含的可怕能量自不必提,还拥有大量的天地元气。…,

    这一来,那利爪就如同得到了增幅,威力大增许多,九宫须臾剑也不示弱,两个庞然大物猛然朝后退了一段距离,随后再以令人难以想象的速度往前ji射。

    轰!

    撞在了一起。

    这是第二次撞击,威力难以言喻,整个天空,在那一刹那,都仿佛毁去。

    随着惊天巨响,一团五色琉璃的神秘光晕骤然浮现,光芒夺目耀眼,让人无法直视,更可怕的是,一股让人几乎喘不过气来的庞大灵压,从头顶轰然而落,在它的笼罩下,连林轩的胸口,都一阵血气翻涌,几乎站立不住。

    林轩脸色一变,忙袖袍一拂,一个玉瓶飞掠而出,林轩二话不说的拔开瓶塞,仰头喝了几口万年灵乳,感觉才算是好了一点。

    至于银瞳少女与龙姓少年,他们俩的实力远不及林轩,幸好站得也比较远,在百里以外,但也心跳气喘,忙一边祭出防御的宝物,一边退得更远,如此一来,感觉才算好了一点。

    头顶,那诡异的光晕依旧翻涌不已,可怕的灵压难以言喻,整个过程,持续了足足一盏茶的功夫,随后,才渐渐的化为了虚无。

    云开月朗,天空重新恢复了清明之色。

    漩涡,劫云,还有那可怕的利爪全都失去了踪迹,天地元气也渐渐平复,若不是百花谷已化为了一片废墟,方圆万里,也满目疮痍,就仿佛这一场天劫,从没有发生过是地。

    林轩依旧悬浮在哪里,他的额头上满是汗滴,消耗显然是非同小可,但身上却分毫伤痕也无。

    天劫有什么了不起,林轩与它对轰取得了最后的胜利。

    “林师弟。”

    银瞳少女与龙姓少年大喜,浑身精芒一起,飞了过来。

    区区千余里,对于分神期修士自然是不值一提,转瞬即来到了这里。

    两人的脸上喜形于色,虽然后面还有法力反噬的难关在后头,但不管如何,这可怕的天劫算是度过。

    他们的心中除了佩服还是佩服,这样可怕的天劫也敢硬碰,若是换做他们,就算单纯的防御,也撑不过几波。

    “林师弟,你还好么?”

    银瞳少女话音未落,让她脸色大变的一幕出现了。

    刺啦声大做,原本天劫已经度过,只剩下令人瞩目的九宫须臾剑悬浮于半空。

    然而此时此刻,那柄长百余丈的巨剑,表面居然有一道又一道的裂痕浮现,开始尚不起眼,但很快就爬满了整个剑身的表面。

    密密麻麻,就仿佛蜘蛛网一般。

    “啪!”

    又是一声脆响,就仿佛青花瓷的花瓶,掉在了地上打碎一样,那百丈长的巨剑,居然崩塌碎片由半空中洒落,亮晶晶,明晃晃,煞是耀眼。

    “师弟……。”

    银瞳少女与龙姓少年骇然失色,怎么会是这样一个结果。

    最后,居然是林轩的法宝与天劫同归于尽么?

    …,

    这怎么办?

    若是普通的法宝还好说损失虽然非同小可,但能将这样的劫难度过,也算是物超所值了。

    然而眼前,他们都认得,那绚丽的飞剑乃是林轩的本命宝物。

    这东西可不是坏了就坏了,任你是何等了不起的修仙者,哪怕是渡劫后期的大能存在这本命法宝与修士本人之间,那也是心神相连。

    哪怕是受损主人也会受牵连,更不要说毁损得这样彻底,主人不重伤才怪。

    如果是平时,那也就罢了,可眼前,林师弟刚刚将晋级中断,很快就要法力反噬,这种时候再加上本命法宝损坏的牵扯,那不是雪上加霜是什么?

    两人在担心的同时,也不由得嘀咕林轩的运气太坏就算是屋漏偏逢连夜雨,也不见有人会这么倒霉。

    难道上天真是注定要林师弟陨落?

    一连串打击,让两人沮丧以极,这样的念头,也不由出现在脑海里。

    “师兄师姐你们别担心,小弟没事。”

    出人意料的,林轩的安慰却传入了耳朵里。

    “没事,怎么可能没事?”

    两人大感讶然,抬起头颅,却见林轩当真是神完气足,那样子,明显是暮雨被反噬的。

    但这怎么可能呢?

    虽然平时与林轩接触不多,但好歹也当了数千年的师兄弟,他的本命法宝是什么,又岂会不识得,刚刚明明化成碎片了,怎么会没事?

    两人瞠目结舌,那表情,就与凡人看见了鬼差不多。

    “呵呵。”

    林轩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

    只见他袖袍一拂,一道光霞飞掠而出笼罩的范围却极其广阔,九宫须臾剑的碎片全部都被囊括在里面了,随后灵光一闪,当光霞散开,哪里还有什么碎片,一柄寒光闪闪的仙剑又出现在面前。

    与刚刚的巨剑别无二致,随后“哐啷”一声分解开,九九八十一柄仙剑悬浮在身前。

    盘旋飞舞,灵性十足,上面连一丝裂痕也无。

    “这……”

    银瞳少女与龙姓少年目瞪口呆,一时间如在梦里,有没有搞错,刚刚他们明明亲眼看见此宝毁去,碎片漫天飞舞,难道是幻觉么?

    “呵呵,让师兄师姐见笑了,这是小弟新习的一种秘术,能够让本命法宝浴火重生的。”

    “浴火重生,那岂不是如同凤凰涅盘?”

    两人大为骇然,本命法宝毁了还可以重生,这是什么秘术,若不是亲眼目睹,他们说什么也不会相信的。

    原本他们虽然知道林师弟了得,但做梦也不曾想,居然到这个程度,除了佩服还是佩服,不,已经是敬畏了,这还应该是一分神期修士该有的手段么,就算渡劫期修仙者,恐怕也不过如此了。

    林轩的手段,实在是高深莫测,如果是他的话,那法力反噬的考验,也许也能够渡过。

    心中如此想着,银瞳少女用神识在林轩身上扫过。…,

    原本这只是下意识的动作,然而结果却让她惊呆了。

    分神后期?

    有没有搞错,林师弟不是为了渡过天劫,暂停晋级么,什么时候迈入分神后期了?

    难道是自己眼花看错?

    想到这里,她再次将神识放出,这次不是一扫而过,而是仔仔细细的辨识起来了。

    然而还是那个结果,当真是分神后期没错。ps:更新送到,明天会三更,关键时刻,拜求月票!

    求月票,非常非常需要。

    求月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