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章 国之天师

    暑假刚过。

    这天上午十点多钟,京城那栋神秘的小楼外,一辆挂外地牌照的黑色奥迪轿车停在了大门对面的路旁。

    一袭白衣风度翩翩的白启林下车,和身材瘦小却精悍无匹的陈自蛮一起,从后备箱取出轮椅打开,然后将陈自默从车上抱下来,放在了轮椅上,推着他往路对面有武警警戒站岗的小院。

    虽然提前就已经打过电话,但仍然只允许陈自默一人进入。

    对此,陈自默不以为意,让白启林和陈自蛮去往宾馆就好,晚些自己离开时,会打电话的。

    小楼里走出一名戴着墨镜,身着黑衣的青年男子,上前接过轮椅,推着陈自默往里面走去。坐在轮椅上的温朔,怀中抱着一个普普通通的迷彩背包。

    那间神秘的办公室里,秦云天和穆仲秋神情肃穆,静静地等待着陈自默的到来。他们不知道,陈自默为什么会在来京城报到上大学的第一天,却通知他们要登门拜访。

    但既然陈自默要来,纵然是再次闭关的秦云天,也出关相迎。

    因为,秦云天与神念感应天机,觉得有大事就要发生了。

    什么大事能撼动天机异样?

    敲门声响起,旋即轻轻推开,黑衣青年推着陈自默进入了室内,随即一言不发地退出去,将房门关上了。

    室内,安安静静。

    三人面面相觑,似乎都在等待着对方先开口。

    陈自默笑了笑,将怀中背包拿起轻轻放在了轮椅旁边,道:“卷轴在这里了,交给你们,也算是交给国家……对我来说,这东西就是个祸害,留着有害无益,谁想要,谁就拿去。”

    秦云天和穆仲秋全都站了起来。

    神色间,满是震惊。

    怎么会?

    怎么可以?

    现在,怎么办?

    卷轴这东西,谁都想得到,可是真正交到任何人手里,都很可能成为一个巨大的祸害,哪怕是落在一个强势的国家机器手中,从历史进程来看,也可能会给国家带来灾难。

    陈自默静静地看着一个老头,还有一个更老的老头。

    很久之后,陈自默终于忍不住,露出了疑惑的神情,道:“你们,不要吗?”

    “很烫手……”穆仲秋苦笑。

    秦云天想了想,摆手道:“你先出去吧,我和陈自默单独谈一谈,对卷轴的历史,他可能并不了解。”

    “嗯。”穆仲秋转身走了出去。

    秦云天坐回到办公桌的后面,招手示意陈自默到身边来。

    陈自默便推着轮椅过去。

    “在我面前,就别坐着那破轮椅了。”秦云天和蔼地说道:“我知道,你不需要轮椅的。”

    “唉。”陈自默轻叹口气,却并未下轮椅,到办公桌近前后,笑道:“您这里也没有一把舒适的椅子,还是坐这个方便些,咱们也离得近一点儿。”

    “是啊。”秦云天往后仰了仰身子,神情愈发慈祥,道:“卷轴的名字,应该是叫通玄经。”

    陈自默的眉毛挑了挑。

    “你很早就知道,而且,胡笑仙修行的术法,就是通玄经……”秦云天神情淡然。

    陈自默皱眉,点了点头。

    秦云天露出一抹苦笑,道:“既然这样,那就谈不上我给你讲述卷轴的历史了,今天,就算是我们来探讨玄法,探讨,通玄经的秘密,和卷轴存在的意义。”

    “洗耳恭听。”

    ……

    这次谈话,一直持续到了傍晚七点多钟。

    在谈话的最后,陈自默对秦云天说:“其实通玄经中,很多东西我现在也不明深意,但我觉得,世事变迁,通玄经在历史上的诸多为人所忌的异常,在当今时代,应该是可以避免的。”

    “怎么讲?”秦云天很虚心诚恳地问道。

    “通玄经包罗万象,其中神秘难以揣测,而古时候任何朝代,都是封建集权,皇朝之威,几乎能与天地相抗。”陈自默斟酌着,不急不缓地说道:“俗话说物极必反,当权势过于集中,必然会有出现失衡的状态,如此,再以强势得到通玄经的话,就会出现两强相抗的极端现象,朝代的更迭,也就成为了看似自然,却是必然的现象。”

    “这……”秦云天皱眉思忖。

    陈自默摇摇头,说道:“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但具体如何,我一时半会儿还想不明白,更说不明白。”

    “玄而又玄啊!”秦云天面露感慨,心有所悟。

    “现在,我可以说自己的条件了吧?”

    秦云天怔了下,继而笑着摇摇头,道:“你不用说我也明白,我这里也有条件……只要你答应,那么,我会倾尽整个部门的所有权力为你所用,确保你以及所有你在乎的人的人身安全!甚至我可以保证,在保证你们安全的前提下,不让你们的生活受到一星半点的影响!也就是说,你们可以享受到正常人平静的生活,同时享受比正常人更多、更完美的安全保障。”

    “什么条件?”陈自默心动了。

    秦云天打开抽屉,从中取出一个精致的,巧夺天工的白玉匣子,打开玉匣,拿出一枚八卦造型、通体碧绿剔透,巴掌大小的牌子,递给温朔,道:“但又所需,尽己所能,为国先,为天下先……是乃国师之责,窥自然而参天机,固国脉永盛,强民众富足,遥撼天地之威,不惜己身!有朝一日,我寻归真之后,你做当代天师!”

    陈自默皱了皱眉:“你还要多久?”

    “不知道。”

    “多等几年吧,我想好好学习,把科学技术和通玄经尽可能相结合,多研究出一些。”

    “我可以等。”

    “一言为定!”

    ……

    时光如梭。

    跨入新世纪之后的东方大国华夏,在和平发展积蓄多年国力之后,国家科技开始了突飞猛进的发展,许多被发达国家严密封锁的前沿科技,不仅得到了突破,还实现了超越。

    载人航天、航空技术、空间站、超级计算机、核能、高铁、量子、尖端飞行器、电子网络、通讯、电脑智能……等等等等。

    几乎所有科技前端,都呈现了划时代的,令人瞠目的飞跃。

    而这一切,仅仅用了十多年的时间。

    这种科技的飞跃,是一种完全不符合自然规律的发展,尖端科技和社会的平均科技水平之间,有着隔代、甚至隔了数代的差距,就像是,从一楼没有走楼梯,没有乘坐电梯,却直接飞起来,站在了几十层高的楼顶上,一览众山小!

    当量子卫星发射升空,量子通讯试验成功,发现“天使粒子”之后……

    人类距离宇宙,更近了!

    2017年冬。

    陈自默拒绝了科研人员提供的太空服,只是穿着寻常的服装,秘密进入了一艘飞往空间站的飞船中。

    是一艘非载人的飞船,和还未完全组建完毕的空间站对接后,陈自默先是熟悉了太空中完全异于地面上的环境,在空间站里按照之前的计划做了一些试验,然后,便步入太空。

    悬浮在空间站外的太空中,望着无尽深邃的宇宙,陈自默知道,自己并非是这样进入宇宙的第一人,也,不会是最后一人。

    只是,遥远的尽头,或者说宇宙中的某个地方,在哪里?

    他们,在那里做什么?

    完。

    作者注:

    几个月前突然接到做剧本的任务,就是以前一本老书改编的工作,这无疑是任何作者都无法拒绝,并愿意全身心投入的一件事。但当剧本完成的差不多,离开小组时,再回头继续写这个故事,我发现竟然断了线,所幸就这般草草了结吧。

    本想把大纲也贴上来,又觉得更为不妥。

    汗,太监会成为惯性吗?

    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