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七章 大结局

    下午睡醒的红衣女子对王姨说:“晚上这地方有个夜市,可以去那边吃晚饭,用不了多少钱吃得还管饱,想吃什么都有。”

    出来一趟不仅仅是为了‘工作’红衣女子打算享乐一回,既然有闲钱为什么非要委屈自已,再说孩子又不用自已来操心。

    王姨想了想便同意了就当是自费旅游,来一趟多有不易是该好好看看这地方的风土人情,手里赚了钱就是为了花,只要把孩子看牢出不了大事。

    “她们好像往那边去了。”赵奇跟着前面的两大一小,用手机查了下前面的路,确定对方是去吃饱,只要不是立刻卖孩子就成。

    韩云让赵奇盯着人自已去周边转转,一溜烟的飞走了,赵奇想叫都叫不住心道不会又要作妖吧!

    事实上韩云还真没有玩心或是其他法子折腾那两人贩子,这两天神经绷的有点紧就是为了松散一下,顺便观察周边的地形,要知道人多的地方孩子就容易走丢。

    韩云可不想小屁孩从第一波人贩子手中倒腾到第二批人贩子手里,人一旦松懈就会被别有用心的人盯上寻找可趁之机,有时候亲妈都能把孩子弄丢更别提不是亲妈的人贩子了。

    溜达一圈回去各道路全貌印入眼底正要往回赶,不快点回去赵奇又有的叨念,就在这个节骨眼上无巧不成书的看到位熟人,这人怎么会在这里?

    韩云飞下去落在对方的肩膀上,把对方吓了个愣神,由于突如其来压在肩膀上的重量难免不稳当,脚下一个趔趄扭头看去好家伙尽然如斯有缘。

    “柠檬,你怎么会在这里?”秦韶予正要上车,刚拉开车门就被压了肩唬了一跳才发现本该呆在首都的柠檬居然跑到了外省,这跨度也太大了,没听说段明湛或是其他认识人要外出顺便将柠檬捎带上。

    “江湖救急啊!”韩云看秦韶予身边跟着两名保镖,有点心动要不干脆把事办了也好省点心?

    “怎么,出什么事了?”秦韶予把肩膀上的柠檬抱下来坐进车内,外面不是谈话的场合。

    “拯救被拐儿童。”韩云把自已来此的目标简明扼要的说了一下,“那边赵奇还等着呢。”

    “你呀你。”真拿柠檬没办法,秦韶予说,“把地址给我晚上过去商量,一会还要见个人你先去忙。”谈个合作,看得出柠檬并不急着救人也就先不去考虑这事,等晚上见了面再议。

    韩云报了现住的酒店飞回去,找到赵奇的所在落到对方肩膀上,这位人士就没有秦韶予那一惊一乍的样,一点不在乎自已的突然出现,走得很稳。

    “晚上秦韶予来了。”悄悄压低了声音在赵奇耳畔递了句话,韩云又飞起直追前面的目标。

    赵奇心道嚯,柠檬这运气好到暴,在哪都能遇上熟人,一个晃神前面的目标走远了立刻跟上。

    晚上秦韶予是打车来的,要是开着之前的毫车出现在三星级酒店门前就有点太高调,所幸坐出租车出门保镖随行。

    “沈家?”秦韶予唯一知道有印象的人家就一个,转头看向赵奇问,“圈子里的沈家?”想从赵奇这边得到确认,最近几天出差在外对家里的消息关注度不高,没有听说沈家丢失孩子的事。

    “嗯,唯一的沈家。”赵奇想到什么视线投射在柠檬身上,这次的事件牵扯到柠檬所认识的大部分人。

    萧家段家秦家因柠檬所为聚在一起只为帮助找沈家的孩子,加上一个身为警员的杨晨,怎么感觉有大团圆的势头。

    全部汇聚在此,沈家这个人情怕是要欠下了,以前萧家与沈家并不熟悉其他家想也一样,因为柠檬串连在了一起,我的天全部与沈家搭上关系建立起友好互利合作的基础,前途简直不可限量。

    由此可见柠檬的的确确是只幸运鸟,无论事件的出发点在哪里都会有意想不到的结局,最终的受益人可是他们这些出人的帮手。

    秦韶予见赵奇一瞬不瞬的盯着柠檬看,从对方的眼神中可以窥见同样心惊的内幕,要不是偶然被柠檬看到并跟自已打了声招呼,没了救孩子的事把自已也卷进来,真的很难相信错过这次接触沈家的机会。

    虽然事件中有段家插手,通过段家也可以接触到沈家,却没有直接参与其中真正的搭把手所得到的认可获得更甚。

    韩云被两人的目光盯得浑身发毛,炸着毛一左一右瞪回去,没好气道:“看我干嘛!”那眼神太炙热,刺得人浑身不舒服。

    “没什么。”两人异口同声的回道,又齐齐转移视线,两人视线不经意间接轨,分分诧异的对视而后含笑错开。

    “有用得到我的地方记得打电话通知一声。”秦韶予明白柠檬找自已的目的一早盯上身边带着的保镖。

    “沈家夫妇到哪了?”韩云的确想让小屁孩吃点苦头,又怕沈家夫妇救儿心切,事情最快解决也要到明晚,拖肯定拖不了多久就像赵奇提到过的那样。

    “还有杨晨?”韩云巴不得杨晨带着警方的人赶来,分头行动对方去把乡下的孩子救出来,这边有他们几个足够了。

    “说是明天才能到,杨晨那边会晚一点,毕竟要走程度。”抓人也得有逮捕令,要办手续还得同本地的警方打交道时间上就会慢许多,赵奇说了眼下的情况。

    “明天晚上七点动手。”韩云不等了,“把人堵在房间剩下的交给你们。”当起甩手掌柜。

    “要不将沈家夫妇接过来?”赵奇看了下刚发来的询问短信,“他们已经到了市里。”

    “你去安排吧。”韩云把露脸的机会交给秦韶予,不是不知道整件事的弯弯绕子,除了表面上救孩子外,几家大头的会面接触也占一部分,又不是不谙世事的小儿,打从赵奇口中得知沈家的背景,看得出其中的隐意这也不是啥不可言说的秘密。

    “也行,稳住那边别乱来,你的保镖我可得借用一下。”赵奇上个聪明人,柠檬又说的那么明白,哪好意思抢秦韶予露脸的机会,反正救下孩子有的是接触沈家的机会。

    “好。”秦韶予不是个矫情的人,痛快的答应下来,问要了沈家夫妇的电话,先是给段嘉羿那边通个气,自已这里碰巧赶上。

    那边由段嘉羿同沈家夫妇说,冷不丁的不方便直接去,怕对方不相信怀疑自已别有用心分分钟完蛋的节奏。

    段嘉羿一听秦韶予的讲述,心道好家伙人员全凑齐了,这比开聚会还要热闹。

    跟沈父通过电话说秦韶予在那边,重要点出对方手上有柠檬的定位器,可以跟着秦韶予去找柠檬,赵奇那边不方便接电话,让他们别着急先等一天。

    有了段嘉羿的介绍秦韶予这才去接沈家夫妇,就等着晚上行动给对方一个大礼带回孩子。

    突袭非常成功,七点钟房间里的两人贩子还未睡,听到有人敲门说是送开水的,小旅馆只这一点不好,喝热水得按一暖壶的量收费,每天早中晚送三回,要洗澡只有晚上八点才会供热水,其他时间都是凉水,只要你不怕冷什么时候都可以洗。

    王姨去开的门也没在意不对的地方,一般送热水的点不固定什么时候烧开了什么时候送。

    打开门之后看到五大三粗的男士惊慌之下想要关门,哪里是保镖的对手,一脚大力踹门,红衣女子听到动静跑出来,一看情况不对头想跑,门被堵着无路可逃除非跳窗户。

    还有一计可用,那就是拿小孩当人质冲出去,红衣女子刚想去抱孩子,赵奇进门哪会给对方机会,一脚踹过去。

    “啊……”痛叫声刺入耳膜,红衣女子被踹到地上弓着腰捂着疼痛的腹部扭曲了一张本就好看不到哪去的脸,痛得再爬不起来。

    保镖上前拿绳子将两人绑上,顺便收了个身剔除两人身上所带的尖锐物,以防止两人解开绳子脱困。

    剩下的交给保镖,赵奇抱起孩子往外走,就听到一阵上楼的脚步声渐近,出门一瞧哟呵,来得到是及时。

    杨晨连夜带着人赶过来,正好碰上抱孩子出来的赵奇,两人打了声招呼,就往房间里去,拿人要紧还得连夜审问。

    “我先走了。”赵奇报了个现住地,方便杨晨明天找人,还得做笔录有的烦。

    “行。”杨晨没看到柠檬,未顾得上问带着警员进去同保镖交涉,才知道两人是秦韶予的手下,得也不用麻烦了带着嫌疑人直接回派出所审问。

    王姨吓破了胆,从未见过又是彪形大汉又是警方的,心里咯噔一下不妙的预感袭上心头,脑袋里乱成一锅粥不明白怎么就被抓起来了呢?

    红衣女子更是一脸的灰败,没想到会栽在这一天,丝毫不觉有露出什么马脚,为什么会被发现,难道自已被盯上好久了?

    两个各怀心思的人被丢进了审讯室,一开始谁都不愿意招供,杨晨也没那么多心思跟两人磨洋工,把收集到的部分铁证往两人面前一丢,招也得招不招也得招。

    证据确凿无从抵赖,两人最终以王姨先开口打破僵局,杨晨顺利的拿到了口供。

    第二天一早去见了孩子,也看到打着哈欠刚起来的柠檬,杨晨上手摸了一把感觉好好,笑容重新挂在脸上。

    另一个孩子杨晨已经派地方警力去救,抢功劳也得分片来,不该自已动手的就要大方一些让出来,要说这次多亏了柠檬,杨晨又立了头功,升职加薪指日可待,关键是与沈家搭上了关系,日后顺风顺水前途有了,只要不犯错误不找事比局里其他人混得更开。

    沈家夫妇见到儿子哭的稀里哗啦,被场面所感染赵奇和杨晨心里多少有点酸涩,小孩同样被影响见了爸妈嚎啕大哭鼻涕眼泪一大把,哭着说自已再也不敢了求父母能够原谅。

    小孩趁着这个当口把自已做下的坏事全抖了个干净,说出后顿时觉得身心轻松再没有负担。

    韩云站在赵奇的肩膀上看着相拥而泣的一家三口,要不是场面真感人早上去给熊孩子一顿胖揍。

    孩子找回来了沈家夫妇非常感谢出手相帮的人,尤其是柠檬,没有这只鹦鹉真不敢相信结局会如何。

    孩子的病是装的,这在孩子丢失前沈家夫妇就已经有所察觉,当时只是个苗头没敢确认直到看见了平板上的视频全明白了。

    沈家夫妇再有气到底舍不得下狠手给儿子一次深刻的教训,只象征性的在孩子红屁股上打了几下,结束这场相见,在旁的几人坐上车回京。

    被卖的孩子最终打回来交还给了急着找孩子的亲生父母身边,人贩子团伙从红衣女子口中查出不少,也被一锅端,至此事件有了个圆满的大结局。

    一个月后,沈家全员做东请帮助找孩子的几家人吃饭,感谢当初的援手,不然哪会这么快找回孩子。

    小孩经此一难整个人发生质的变化,不紧听话懂事还积极的表现,挽回之前崩掉的形象。

    通过此次饭局,萧段秦杨几家与沈家关系建立,在以后的合作中各方事业上得到了更有利的发展,关系也越渐牢固。

    韩云还去小屁孩家里呆了一个星期,重点挑剔小孩的臭毛病,进行严格的督促一职,在此其间小孩痛并快乐的生活,有点找虐的体质。

    韩云的生活还在继续,幸运鸟之名深深扎根在每一个与之息息相关的人心底,直到生命随之垂垂老去,这一段幸福快乐的人生永远留存在人们的记忆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