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3章 初恋 (怒吼鲜花支持~)

    “不,死神,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罗莎忙转过头,身上的压力没有了,可她的心也跟着空了起来。尤其是看着死神那努力做出一副淡然表情的侧脸,她心中一疼,眼泪也没来由的落了下来。

    唐峰没有看见罗莎的眼泪,仍自顾自的默默抽了两口烟,这才自嘲的轻轻一笑,淡淡的道:“呵呵,你有什么对不起我的?刚才是我一时没控制住,差点儿??了你,只要你不怪我就行了。我保证,像刚才那样儿的事情绝不会再发生了。”

    如果此时有王胜在旁边,听了唐峰说这话准会儿惊诧的瞪圆了双眼,堂堂的华兴社老大,一向是以气量著称的死神竟然因为人家一个无意间的拒绝,便说出这种冷嘲热讽的话儿来?尤其是这种斗气似的语言,简直就像是两个刚刚谈恋爱的小青年在哪里闹情绪。

    若是只以年龄来计算,唐峰有现在这种表现自然是有些可笑的。可是情商这东西跟年龄无关,更跟身份没有什么关系。唐峰虽然是华兴社老大,可他也是个正常的男人。准确的

    说,他的自尊心比起一般人还要大的多。

    罗莎对唐峰来说,那像是之于初恋一般的感情。对于它的美好唐峰自然也有着更多的期待,更何况今天右手先是说罗莎很有可能献身给他,而后,唐峰在来到罗莎卧室的时候,也隐约的产生了这种感觉。

    所以,这份期待难免具体了许多。虽然唐峰也已经决定就算罗莎真的朝他献身,他也会拒绝,可心中那份得意却是根本无法否定的。任何一个男人,如果换做是遇到跟唐峰同样的事儿,只怕他也会有着相同的感觉。不,或许他会比唐峰更加得意。

    不过,正所谓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当罗莎拒绝自己亲吻的刹那,唐峰才忽然发觉自己是多么的可笑。那所有的忐忑不安,所有的自以为是,都让他感觉到了压抑和愤怒,被罗莎给拒绝的愤怒。

    所以,此刻的唐峰虽然表面上平静的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可是心中,却是早已经起了轩然大波。就仿佛一座压抑的火山,只要给他一个发泄的理由,那满腔的火焰便将焚烧

    一切。所以他一说完,便慢慢的站起身要朝外走。

    就在这时,唐峰忽然感觉手上一紧,等到他转头看时,才发现罗莎在床上跪直了身子,正一脸凄然的望着他,绝美的脸上更是挂着两行晶莹的泪珠,份外惹人心疼。

    “死神,我,我真的不是拒绝你,所以,你别走好吗?”罗莎两手紧紧的握着唐峰的手儿,一脸小心的望着他。

    罗莎有一种感觉,如果此时她真的放唐峰离开的话,那她和唐峰之间便真的完了,一旦唐峰离开这个房间,那在他心里便将同时筑起一堵高墙,毫不犹豫的将她罗莎给挡在外面。

    像唐峰这样男人,让他再接受自己已经是极为不易了。一旦让他对她们之间的爱情产生一丝一毫的怀疑,那毫无疑问,以后的唐峰将永远只属于静婕和蕊儿两个人,再也不会有第三个女人容身的空间。

    所以,罗莎紧紧地抓着唐峰,那么的用力,即便是唐峰也不由得眉头微微一皱。

    看着罗莎梨花带雨的娇颜,唐峰自然心中一疼,可同时心中也不由得生出一丝窃喜。这不是什么将欢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的人品问题,也不是因为唐峰是个变态,而是因为此时罗莎的这种表现,让唐峰明白了,罗莎心里有他,罗莎很重视他。

    男人也是人,也需要重视。尤其是对于恋爱中的男人,恐怕没有比心爱的女人重视他,离不开他,缠着他更让他得意,让他幸福,让他感到骄傲的事情了。

    至少唐峰就是这样的感觉,刚刚对罗莎的不满在一瞬间便化为灰烬。

    可是,唐峰紧接着犯了一个几乎所有恋爱中的男同胞们都会犯的错误,那就是他们渴望让这种被重视,被需要的感觉便的更长,更久,更加强烈,所以唐峰强行命令着自己不去为罗莎擦去脸上的泪痕,而是冷冷的站在哪里。

    “那,能告诉我你刚才转头是什么意思吗?”唐峰淡淡的道。同时心中暗自阿弥陀佛了一下,心说,莎莎

    你就原谅我的卑鄙吧,我就是想要听你说两句话,没有一点儿要伤害你的意思。

    “我,我也不知道,就是有些害怕,不过,我现在不怕了。”罗莎此时哪里还顾的上理会自己是不是春光大泄?整个人就那么微微眯着眼睛,翘起红唇,摆出一副任君品尝的模样,任由那如丝如纱的薄被划过她玲珑秀美的躯体。

    当一个女人真的爱上一个男人的时候,便会心甘情愿的奉献出自己所拥有的一切,为的,也只是让他高兴而已。

    唐峰心中的爱意顿生,刚刚因为逗弄罗莎而产生的那些负罪感,全都变成了如水般的怜惜。他轻柔的帮罗莎擦去眼角的泪痕,柔声儿道:“好了傻丫头,我刚才是逗你玩儿呢,是我不对,其实儿我刚才压根就没生气(撒谎),乖,快躺回去,小心冻的感冒了。”

    “真的?”罗莎有些担心的看了唐峰一眼,毕竟刚才他那阴沉的脸色,给了罗莎莫大的压力。罗莎是真的有些担心唐峰会生气,此时的她全然忘记了一个顶尖杀手的尊严和骄傲

    ,仿佛一个小女孩生怕丢了自己心爱的玩具一般,脸上写满了让人怜煞的表情。

    真要说起来,罗莎跟唐峰的情况差不多。唐峰是年少参军,一直生活在一个单调的世界里,每天除了训练就是任务,生活中没有一点儿别的色彩。而罗莎呢则是一直生活在朱雀堂的秘密训练基地里,除了杀戮和自身的实力以外,她根本不敢相信任何人。

    因为,她们这一天可以是兄弟,是姐妹,可是第二天,便很有可能是敌人。除了罗影,他们所有人的想法都只有一个,那就是活下去。在这样一个连亲情和友情多不敢相信的世界里,连人与人之间最起码的那点信任都不存在,更遑论爱情?

    直到罗莎出来执行任务的时候,遇到了唐峰,从最初奉命诱惑唐峰,到结识蕊儿和静婕并受到两女的喜爱,罗莎对唐峰产生了巨大的好奇。一来是朱雀堂从来都没有如此大阵仗的对付一个人,二来则是罗莎从来没有见过有想到,有人会对另外一个人如此关心,爱护,甚至甘心为之去死。

    罗莎从静婕和蕊儿的身上感受到了从未感受过的姐妹亲情,所以她极不愿意让两女伤心。在执行罗影的命令之前,罗莎曾经试探性的对两女进行过暗示,得到的答案却是如果她们提前知道唐峰会出事儿的话,那会甘心以身代之。

    如果不能而唐峰出事儿的话,她们也会追随而去。这让当时的罗莎听的目瞪口呆,对于一个杀手来说,最宝贵的莫过于自己的生命。她从来都没想到,有的人竟然可以为了别人而甘心付出自己的性命。

    所以,罗莎对唐峰产生了巨大的好奇,而当她鬼使神差的帮着唐峰将罗影给杀掉之后,罗莎对唐峰产生了一种莫名的好感。也许这种好感以前就有,可是被在她眼中比阎罗王还要可怕的存在罗影给压抑住了。

    也许是因为唐峰杀掉了罗影,同时也等于是简接的将她也拯救出了地狱,所以罗莎才对唐峰产生了好感。可是不管什么原因,事情的结果便是,从那时候起罗莎心中便有唐峰的影子了。

    而后两人经历风风雨雨,历经一次

    次的误会,和解,最终走到今天,从另一个方面说,唐峰根本就是她的初恋。所以罗莎对于她跟唐峰之间的感情的珍惜程度可想而知,至少一点也不比唐峰对她的感情逊色多少。

    唐峰也知道这点,除了那种跟对蕊儿和静婕一样的感情以外,罗莎独特的经历也使得唐峰对她多了几分怜惜。所以,在看到罗莎那双写满担忧的双眼之后,唐峰不由得心中一疼,低下头在罗莎的眼角轻轻吻了一下,这才轻声道:“当然是真的,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你当然骗过我!罗莎轻轻的看了唐峰一眼,只不过她也知道此时绝对不适合说这种煞风景的话。因为唐峰刚才吻她了。两手轻轻的抓着被子,罗莎三分娇羞,三分赞同,同时还带着几分木的无法思考的脑袋,轻轻点了点头。

    “呵呵,吓死我了,死神,你不知道你刚才的样子有多吓人,我还以为你生气了呢。”罗莎像个小女孩一样微微一笑,脸上带着淡淡的幸福的甜笑。

    唐峰有些尴尬的轻轻一笑,探手在她的脸

    庞上摸了两下,微笑道:“傻瓜,别胡思乱想了,乖!”

    罗莎微微眯着两眼,嘴角露出一个可爱的酒窝,整个人又像是刚才一样猫在了被子下面,只露出个脑袋。

    ps:筒子们,鲜花的支持下小狼,呜呜……

    (全本小说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