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全文结局

    孩子们再长大一点, 正好是习武的最佳年龄, 由林雎亲自教他们习武。

    所以林舟和林飞鸾每天下午从学堂回来以后, 都要在榕树下扎马步。

    林雎在一旁来回踱步, 监督他们两个的动作。

    林飞鸾累得呼哧呼哧的,可他每次一放松,就会有竹片轻轻拍一下他的肩膀,吓得他一个激灵, 立马不敢偷懒了。

    林舟冷着一张小脸,气鼓鼓地看着林雎。

    林雎淡然回望,并且在他肩上拍了一下, 挑衅的意味丝毫不加掩饰。

    有什么想法, 等你能打得过我再说吧。

    林舟正是读出了他眼中的意思,所以才觉得更加憋屈。

    他恨不得自己能一夜之间,迅速长大。

    连着练了几天,林舟和林飞鸾都被晒黑了一点, 好像还瘦了一圈。

    这可把温悠悠心疼得不行,不停变着法琢磨适合给小孩子补身子的药膳。

    她私下里还跟林雎说, 能不能减少训练量。

    “夫人,我们林家的儿郎,小时候都是这么过来的。林家没有懦夫。”林雎坚定回绝。

    那时候他腿脚不便,不能扎马步,也要坐在轮椅上锻炼手臂力量,并且修习内力的。

    后来他能站起来以后,一有时间就会跟师父一起学武艺。

    哪怕永远都没有上战场那一天, 也要做好面对一切的准备。

    不然,今天的每一次偷懒,都可能化作将来的危险,到时再后悔,一切都晚了。

    “我是觉得,这件事可以慢慢来,不急的。”温悠悠秀眉微蹙。

    “放心,我不会太过分,最多让他们累一点,不会伤害身体。”

    林雎这么说了以后,温悠悠才算是放心了下来。

    晚间,林雎本来拥着她休息,却忽然翻身压了上来。

    “我想休息。”温悠悠立马明白了他要做什么,抓紧床单,羞涩地道。

    “昨日已经休息了。”林雎在她脸颊两侧亲了一口。

    “今日还有点累。”

    “不可,你身子太弱,也该操练。”

    于是林雎在操练完孩子们以后,晚上又带着温悠悠操练了一番。

    温悠悠差点累昏过去。

    第二日早上,她没能起来送孩子们去学堂,睡得昏昏沉沉的。

    林舟临上马车之前,朝着卧房的方向看了一眼,问道:“娘亲怎么没来?”

    “娘亲困了,要休息。”

    “哦。”林舟酷酷地说完,就提起衣服下摆,上了马车。

    林飞鸾也踩着凳子爬上马车。

    林雎上去以后,坐在了他们两个对面。

    他和林舟都不是爱说话的,林飞鸾又是一上马车就开始睡觉,所以马车里十分安静。

    送孩子们去学堂以后,林雎才去了兵部。

    结果他中午正忙着的时候,突然收到消息,说林舟落水了。

    林雎连忙夺过同僚的马,一路飞骑赶到学堂外面。

    夫子见到他过来,一脸愧疚地说道:“林公子跟几位公子起了争执,无意间落水,都是老夫失职,没护好几位公子。”

    “林舟呢?”

    “现在正在看大夫。”

    林雎没有多问,直接去了学堂的客房。

    林舟到现在都还昏迷着。

    等大夫开完药,林雎直接抱着他,带上飞鸾回府。

    回家以后,他一边让人请来了方神医,一边派人去查这件事情。

    学堂发生的事情根本藏不住,很快就有了结果。

    原来是以鸿胪寺少卿之子为首的一群孩子,当着林舟的面,说林雎以前是个只能坐在轮椅上的残废。

    林舟和林飞鸾急了,两个人跟七八个比他们大的孩子打了起来。

    还好这两个孩子最近在习武,所以才没吃亏。

    那几个小孩都被打了一顿,一个小孩偷袭林舟,把他推到了水池里,这才有了后面的事情。

    “查到了吗?”温悠悠这会儿正在照顾林舟,一直在用帕子帮他降温,一见到林雎进来,就连忙问道。

    “嗯,查到了,是鸿胪寺少卿家的小儿子带头做的。”

    温悠悠气得不行,“小孩子懂什么,肯定是大人在背后教的。他一个小小的从五品,也敢这么嚼舌根,是仗着他姐姐吗?这件事不可能就这么算了。”

    她一向脾气软,但是这件事触犯了她的底线,既伤害了林雎,又伤害了她的两个儿子,她怎么可能就此罢休。

    “鸿胪寺少卿是宫里头周贵妃的弟弟,夫君,这件事你不好插手,我给爹爹报个信,明日就把他拉下来。”

    虽说周贵妃不怎么受宠,但好歹顶着个贵妃的名号,她弟弟也勉强算是皇亲国戚。

    这种事情,外人自然不好插手。

    不过她父亲永安侯跟皇帝私交甚好,有从龙之功,没道理连一个不受宠的贵妃的弟弟都动不了。

    温悠悠把帕子递给林雎,转头就吩咐人回侯府传信去了。

    当日,永安侯府直接进攻面圣。

    本来只是孩子们之间的一件小事,就这么升级成了朝堂大事。

    紧接着,鸿胪寺少卿被查出来收受贿赂,还有仗着自己贵妃姐姐的身份,在京城里作威作福,横行霸道,强抢民女。证据确凿以后,他直接就被下了大牢。

    跟着他儿子那几个小孩,他们的大人多多少少也受了牵连,不过只要是没做过亏心事,顶多就是被警告两句管好家宅,倒是不会像前头那位那么严重。

    温悠悠只是想出口气,却不会仗势欺人。

    只是,欺负孩子们的人都打回去了,林舟却还是没醒,一下午都昏迷在床。

    方神医说,他那时候恰好怒火攻心,又猛地触及到冰凉池水,乍冷乍热,伤了身子,所以才会一直不醒来,晚上还可能会发低烧,得有人守着才行。

    “娘亲,哥哥是为了保护我才掉进水里的,都是我不好。”林飞鸾哭得眼眶发红,鼻尖也红红的。

    他的长相更像温悠悠,尤其是那双琉璃一般的眸子,这么哭起来,显得愈发水润剔透,叫人心疼。

    “不哭了,哥哥很快就醒过来了。”温悠悠帮他擦干净泪水,安慰道。

    “我以后一定好好习武,不让人欺负哥哥。”

    “好,你先回去休息,等你睡醒了,哥哥就好了。”

    “真的吗?”林飞鸾眨了眨眼睛,睫毛上还挂着泪花。

    温悠悠揉了揉他的头发,“真的,所以你要早点睡,明天才能早点起来,见到哥哥。”

    “那我这就去睡。”

    林雎送小儿子回卧房休息,又重新回了林舟的房间。

    温悠悠不放心,晚上想一直陪在林舟身边。

    林雎拿走她手里的帕子,在她额头轻轻亲了一下,“回去休息,我来守着。”

    “你明日还要去兵部呢。”

    “我告假了,放心吧。”林雎拍了拍她的背。

    温悠悠还是不太愿意离开,“那我们一起守着。”

    “听话,回去歇着,我累了会叫安志替我的。”

    “好吧,有什么事一定记得叫我。”

    温悠悠拗不过他,再加上身子实在疲累,最后又待了会儿,还是先回去休息了。

    她本来因为这件事烦恼得睡不着觉,后来闻着屋里的熏香,意识渐渐模糊,睡了过去。

    林雎一直守在床前,不厌其烦地打湿帕子,帮林舟擦拭额头和腋下,防止他再发烧。

    过了两盏茶的功夫,他回卧房看了一眼,见温悠悠已经睡下,就把安神的香熄了,然后继续回林舟房间守着。

    守到后半夜,林舟似乎睡得不□□稳,嘴里小声嘟囔着什么。

    林雎凑近了,才听到他说的是“爹爹才不是残废,你们都是胡言乱语”。

    一时间,林雎心里有些五味杂陈。

    他叹了口气,继续守在床前,一整夜都没合眼。

    第二日一大早,林舟醒过来的时候,就看到林雎眼中充斥着红血丝,眼下一片青黑,正坐在床边守着他。

    “爹。”林舟先是迷糊了一小会儿,接着才哑着嗓子开口。

    林雎悬着的心放了下去,疲惫地闭上眼睛,过了好一会儿才睁开。

    方神医说,如果林舟早晨能退烧醒过来,就说明他的身子已经好了。

    林雎没说话,起身去给他倒了杯水,放在床头的小桌子上。

    然后他去请府上的大夫过来,给林舟检查完身子,确定他彻底没事以后,才回屋跟温悠悠说了这件事。

    温悠悠刚睡醒,一听到这个消息,立马穿衣下床,脸都顾不得洗,赶紧去隔壁院子看儿子。

    “娘。”林舟见到她过来,黑瞳瞬间就亮了。

    “你可把娘给吓坏了。”温悠悠坐在床边,把他抱进怀里,后怕不已地说道。

    须臾,她想起来什么,对林雎说:“相公,赶紧吩咐厨房做点吃食。”

    “吩咐过了。”

    林雎这句话,倒让温悠悠惊讶了一瞬。

    她看了眼林雎,又看了眼林舟,心道他们父子俩什么时候关系这么好了。

    林舟不自在地看了林雎一眼,红着耳朵小声道:“谢谢。”

    “不谢。”林雎也偏头看向别处。

    看着他们父子俩如出一辙的别扭模样,温悠悠忍不住笑了起来。

    她就知道,相公表面嫌弃孩子,心里还是很在乎他们的。

    小舟也是,虽然总是不服气他爹的管教,可到了关键时候,他还是会毫不犹豫地站出来维护父亲。

    林飞鸾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跑过来看哥哥。

    “哥哥,你终于醒了。”他一看到林舟,就立马红了眼眶,扑进哥哥怀里。

    林舟摸了摸他的脑袋,“哭什么哭,男子汉不准哭。”

    “可我忍不住。”林飞鸾抽抽嗒嗒地说道。

    “再哭十息就不准哭了。”

    “好。”

    林飞鸾乖乖数着,一到时间就擦干净泪水,不再哭了。

    温悠悠看了看林雎,又看了看两个乖儿子,心中一片安宁满足。

    等几人都梳洗完以后,一家人坐在桌前用早膳,其乐融融。

    “娘亲,我想去江南,书上说江南可好了。”

    “好,那等爹爹有空了,我们一起去江南。”

    温悠悠跟林雎对视一眼,同时露出笑容。

    林雎略微低头,凑过去在她唇角亲了一下。

    温悠悠羞得红了脸,她偷偷看向两个孩子,却见他们两个恰好都在低头吃饭,并没有注意到这边,过快的心跳这才平复下来。

    只是后来有一次,温悠悠无意间偷听到林舟跟林飞鸾的对话。

    “哥哥,为什么爹娘亲亲的时候,我们不能看呀。”

    “看了他们会不好意思。”

    “那他们为什么会亲亲呀?我们可以亲吗?”

    “他们是夫妻,我们不可——”

    林舟的话还没说完,脸颊上就印下了一道柔软的触感,温温热热的。

    林飞鸾眼眸晶亮地望着他。

    “......其实,也不是不可以,但是长大就不行了。”林舟耳尖微红,别扭地说道。

    “好,我听哥哥的。”

    温悠悠不禁失笑。

    下一秒,她就落入了一个熟悉的怀抱。

    “在看什么?”

    “看儿子。”

    “不准看,以后只许看我。”林雎在她额头亲了一下。

    “好,我的好夫君,以后只看你。”温悠悠靠进他怀里,笑着道。

    她抬眸,看了眼他精致的下颌,唇角的笑意逐步加深。

    “笑什么?”

    “你长得可真好看。”

    温悠悠笑容明媚,林雎也忍不住勾起唇角,握着她的手逐渐收紧。

    十指相扣。

    生生世世,永不分离。

    作者有话要说:  嘤嘤嘤,这本书到这里就彻底完结啦,感谢所有宝宝们的陪伴,喜欢我风格的可以收藏一下作者专栏,我们下本见。

    顺便求全订的宝宝们在app评分那里给个好评,(给晋江刘亦菲一个10分吧,球球了)

    新书今天v,有兴趣的宝宝可以过去看一下——————

    《偏执少年他装乖骗我[穿书]》

    影后简澜在事业巅峰时期,突然息影隐退。

    所有人都以为,她嫁入豪门,专心相夫教子去了。

    可事实却是——

    她被一个疯子缠上,逃脱不得。

    一朝穿书,简澜庆幸自己终于摆脱了那个偏执狂。

    简澜找了个单纯温柔的美少年,跟那个疯子完全相反的性格。

    她把人放在心尖上宠着,要什么给什么。

    有一天她想离开,却被看似无害的美少年堵在了墙角......

    “澜澜,这次还想逃?”少年眼眸阴鸷,透着跟那人如出一辙的、疯狂的爱意。

    简澜这才发现,这个世界,好像也有他。

    【作者的话】

    1.年下,姐弟恋

    2.傅妄x简澜;

    f型人格·天才教授·隐藏霸总x演技炸裂·美炸天影后

    3.f型人格是私设,意为阴戾孤僻,缺乏同理心,简单来说就是一个性格偏执的神经病:)

    4.1v1,双初恋,依然是甜爽文,不虐女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