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5、夏姬的世界日常

    夏姬惊讶地回过头,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与平时不同, 白刀不再衣袍翩翩, 他狼狈得很,像是从很远的地方赶来,白色的锦袍被划成一条条。

    她瞬间意识到肯定发生了什么大事。

    难怪他没有来接她,而是任由她完成任务后被世界弹出。

    “什么叫没有下一个世界了?”

    话音刚落,周围地动山摇, 白气缭绕的虚无世界仿佛即将崩塌,无数碎星自上空砸下。

    夏姬站着的地方, 刚好有一道碎星直直而来,白刀反应快,没有任何犹豫,用自己的身体护住她。

    他气喘吁吁, 告诉她:“司命轮回系统正在遭受劫难,所以你的任务正式结束。”

    谁都没有想到, 闭关万万年的北黛出关后第一件事,便是去寻十界第一魔头南姒决一死战。找, 自然是找不到的, 不然他早就顺藤摸瓜寻到师父了。

    有十界第一狐狸精之称的北黛,很不甘心,在听说南姒入了司命轮回系统完成了终究成就后,北黛决心也要进入司命轮回系统。

    “我曾和她定下赌约,若她能做到的事, 我也能做到,那么就算我赢,既然她完成了司命的终极成就,那么我也能完成,而且说不定,我能触发个终终极成就来。”

    然而,身为系统里最高权限的守护人,白刀义正言辞地拒绝了她。

    理由很简单,司命轮回正处于修复测试中,不能正常接收任务者的修炼请求。

    这样的谎话,哪里能哄得住狐狸精北黛,她就算闭着眼,光是听别人说一句话,也能从那人的语气音调里听出是真是假。

    夏姬被白刀护在怀中,她又气又急:“你接收她的请求不就行了吗?”

    白刀:“整个系统里,有能力为北黛引路的,暂时只有我一人。”

    夏姬:“那你为她引路呀。”

    白刀的手缓缓搭上夏姬的手,“一个引路者,不能同时为两个任务者引路。”

    夏姬愣住。

    原来他不想做别人的引路者。

    她伸手抚上他残破的衣袍,声音有些沙哑,问:“你刚和人打架了吗?”

    白刀点点头:“嗯。”

    她问:“打赢了吗?”

    白刀:“输了。”

    北黛的修为远远在他之上,他连她一招都接不住。

    这些修炼了上万万年的神尊魔尊,修为虽高,但脑子不太清醒,都有病,而且病得不轻,一个拐走他那个只知道吃吃吃的师父,另一个为了个破赌约就要进入司命系统修炼。

    夏姬问:“有伤着哪里吗?”

    白刀:“我虽然打不过,但是我跑得快。”

    夏姬点点头,神色忧伤:“才七个任务,我想着再怎么也凑齐八个。”

    白刀顿了顿,继续说:“就算没有北黛,你的任务也不能继续下去了,冥府那边出了岔子,阎王爷出尔反尔,要让你归位。”

    她一听,忙地拉住他:“不要,我不回去,你答应过我,只要我每次完成任务,达到满分成就,你就会给我一个新的肉身,让我能够重见天日。”

    白刀:“是,我答应过你,而且我说过,你可以要任何你想要的东西。”

    话音刚落,天空塌陷,一张绝世美人面显出来,声音娇滴滴,语气嚣张跋扈,有着花的柔情妩媚,剑的咄咄逼人,她朝里唤:“白刀,快出来和我签订引路誓约呀。”

    另一边,冥界派出的鬼差蜂拥而至。

    趁着北黛被鬼差吸引注意力的瞬间,白刀捞起夏姬,纵身飞出残破的司命天罩。

    夏姬紧紧趴在他胸膛,攥着他的衣襟。

    白刀:“你放心,我白刀决不食言,你该得的奖励,我一定给你,哪怕粉身碎骨,我也会奉上。”

    说完,他手一挥,有什么东西从他身体飞出,浓厚的白光将夏姬缠绕。

    她无法动弹,只能任由周身的白色光芒带着她往前飘去。

    失去意识前的最后一眼,她望见他嘴角带笑:“去过你想过的生活罢。”

    她隐隐意识到什么,不由自主喊出他的名字:“白刀!”

    白刀腾至半空,转身的瞬间,他抛下一句:“夏姬,我现在终于明白师父的心情了。”

    她愣住。

    再次睁开眼,她已经不再是夏姬,而是夏季。

    这里不是司命轮回系统里的任何世界。

    看着镜子前的自己,她略微失神。

    ……是她自己的脸。

    她引以为豪,风华绝代的容颜,又重新回到她身上了。

    空中忽然传来一个奶声奶气的娃娃音,乖巧地问:“是夏姬娘娘吗?”

    夏季吓一跳,环顾四周,一只通体雪白的猫正往她这边爬过来。

    夏季低下腰,将猫抱起来,但它似乎不太乐意,“请将我放下去,能抱我的,只有阿姒。”

    夏季赶紧放开它,好奇问:“你是谁?”

    猫舒展身体,“我是白刀的师父,通灵玉。”

    夏季眨眨眼,“他的师父,是一只猫?”

    通灵玉伸了伸猫爪:“当然不是,我只是暂时让阿姒将我化成这样而已,别看我现在这样,但其实我可俊了,可惜你没这福气,只有阿姒才配欣赏我绝美的少年姿态。”

    夏季蹲下身,拿手碰了碰它的猫耳朵,“你为何出现在这里?”

    通灵玉清清嗓子:“当然是为了我那个傻徒儿。”它伸出猫爪,轻轻拍开夏季的手,“他破坏了十界规矩,拼死将你送进极仙玉界中的现实世界,冥界的人再也找不到你,你的魂魄将永远存在于极仙玉界中。”

    它想起什么,抬起胖胖爪子,指了指她的脸:“对了,你醒后的身体,本不该是这样,我徒儿不知道发了什么疯,损了修为扭转乾坤,为的就是让你能够拥有你之前的容貌。”

    她有些担忧地问:“你确定这是现实世界吗?”

    通灵玉:“是,这是专属于你的现实世界,不会有修炼的任务者,所以你不必担心。”

    它将她现在该知道的时候都灌给她。

    在这里,她是一个三流小明星,无父无母,家世清白,除了穷,什么都没有。当然了,多亏白刀,她现在还有张盛世美颜。

    通灵玉:“我已经将所有人对你的记忆换成你现在的样子了。”它露出得意的笑容:“其实是阿姒施的法哦。”

    夏季问:“所以从现在开始,我想怎么活,就怎么活,对吗?”

    通灵玉:“当然,但是——”

    夏季:“但是什么?”

    通灵玉:“由于你是强行进入这个世界的,所以你现在的气运不会很好,当然了,等你找到我徒弟给你备的奖励,一切都会好转。”

    夏季眼睛都亮了。

    她以为自己只做了七个世界任务,未能继续第八个世界,所以无法触发奖励成就,没想到,他竟真的说话算数,给她备下了奖励。

    她问:“我要怎样做才能触发奖励?”

    通灵玉:“找到我徒弟,问他就行。”

    夏姬一愣:“白刀也在这个世界?”

    通灵玉傲然地抬抬头:“接下来就拜托你了,请好好照顾我的徒儿,我赶着回阿姒身边。”它迫不及待地往窗外望一眼:“估计她已经等得不耐烦,万一她丢下我走了怎么办,不行,我得赶紧回去黏着她。”

    说完,眼前的白猫彻底消失,空气中有一股白影飘向窗外。

    是个俊秀少年的身影。

    一声声地唤着:“阿姒,阿姒,等等我,别走……”

    四周重归寂静。

    夏季发呆了好一会,回过神,打量房间。

    这是个六十平的loft,家电一应俱全,布置虽然朴素但是很具实用性。

    她用手机登录自己的银行账号和各大支付平台,发现自己的总身家,才刚好八百。

    一个女明星,总身家八百人民币?

    她仔细一看,原来是炒股投资全亏了。

    这也太惨了点。

    虽然开局不是很顺利,但是夏季仍然保持着好心情。

    她走到窗边,仰头望去,天际晕红朵朵,夕阳无限好。

    这是真正属于她的世界。

    她漂亮的唇角泛起笑意,举手抬足间,皆是永不放弃的自信。

    气运差算得了什么。

    再糟糕的时运,她也有过,最后还不是熬出来了。

    更何况,白刀还给她留了奖励。

    手机在这个时候响起,是经纪人小麦的电话:“夏季,有个三句话台词的配角,你要不要演?”

    夏季毫不犹豫:“演。”

    经纪人一愣:“你不挑了?”

    她很有自知之明:“我有的挑吗?”

    经纪人小麦:“不容易啊,看来破财令你幡然悔悟,也不是全没好处。”

    她刚被分到这个经纪人手下,还不太熟悉,只知道这个人很年轻,和其他跑业务的经纪人不太一样。这个经纪人并不是她的专属经纪人,她完全是公司强塞过去的。

    夏季挂完电话,肚子有点饿,抱着绝不委屈自己的想法,她拿着仅有的八百块身家,准备好好去吃一顿。

    她住的地方是酒店式公寓,一下电梯,还没迈出大堂,就望见回旋门外蹲了个人。

    身上穿着黑t,运动裤,短发,皮肤很白。

    夏季瞄了个背影,收回视线。

    就在她与那人擦肩而过的瞬间,那人忽然唤了她的名字:“夏姬——”

    夏季愣住,回头一看。

    竟然是白刀。

    她喊他:“白刀?”

    他迷茫地望着她,秀气清澈的眼眸,纯净天真,仿佛并不认识她。

    大堂的保安走过来,“夏小姐,您认识这个男人吗?”

    夏季:“呃,认识。”

    保安:“他在这里蹲了三四天,我还以为他是乞丐,既然认识,就快带他走吧。”

    话音刚落,她的手被牵住。

    白刀蹲在那,晃她的手:“我饿。”

    他牵得又紧又牢,她无奈叹口气,“走吧。”

    路上,她一直问:“白刀,我的奖励呢?”

    白刀歪着脑袋:“什么奖励?”

    夏季撅嘴嘟嚷:“就是我的任务成就奖励啊。”

    白刀眨眨眼,神情人畜无害:“我不记得了。”

    他不但不记得奖励的事,而且还将她也忘了。

    他甚至不记得他自己是谁。

    “你可是神,你怎能忘记自己是谁?”

    白刀埋头吃火锅,完全没有在听夏季说什么。

    她一个又一个问题抛出,他一句话都没说,一顿火锅,吃了夏季六百八十块。

    肉全进了白刀肚子里,她吃的全是青菜豆腐。

    有过那一瞬间,她想要不要抛弃他走人。

    她自私惯了,凡事都以自己的利益为先,还在司命系统的时候,她曾想过要利用白刀这个青涩无知的神,好让她日后的日子过得舒畅些。

    现在他落魄成这样,以她从前的心性,是不会将自己搭进去的。

    可是——

    “快过来。”

    白瘦的男人懵懵懂懂跑过去,下意识伸手牵住她:“是不是现在回家?”

    她挣开他的手,“你不是不认识我吗,就这样跟着我,不怕被我卖了吗?”

    白刀紧紧跟在她身后:“虽然我想不起来你是谁,但是我愿意跟着你。”

    他们吃完火锅,沿着路往前走,路过一个广场,欢声笑语。

    有玩滑板的青少年对夏季吹口哨。

    她扎了个马尾,简单的白色上衣牛仔裤,漂亮明媚的脸,可纯可欲。

    夏季甩了甩头发,含笑继续往前走。

    白刀从她的右侧绕到她的左侧,刚好挡住那群少年的视线。

    她一下子看穿他的心思,“白刀,你在做什么?”

    白刀摇摇头:“不知道,就觉得应该这样做。”

    夏季笑道:“随便你。”

    她这一路走来,所到之处,皆有无数惊艳目光。

    就连刚才她火锅店吃的六百八十块,店老板坚持给她免单。

    她高兴地说一句:“我觉得我已经开始影响原有的气运,慢慢地,一切都会变好。”

    他痴痴地看着她,脸上不自觉露出笑容。

    “你笑什么?”

    白刀摇摇头:“不知道为什么,看你笑,我就觉得很开心很满足,好像自己做成了一件大事。”

    她甩开他的手,笑着推开他:“傻瓜。”

    回到公寓,她给他制定了约法三章,她以他第一次同她见面的语气说道:“现在开始,你必须听我的,如果你表现好,说不定我会让你一直住下去。”

    白刀傻傻坐在沙发上仰头望她:“恩,听你的。”

    她微笑凑近,一双媚眼掀起暧昧涟漪:“你这个样子,可真听话,我甚至用不着对你撒娇,你便应下了。”

    白刀张着浓眉大眼问:“难道过去我很不听话吗?”

    她想了想,“又冷又傲,跟块石头似的。”

    白刀:“那你喜欢我吗?”

    她眨眨眼:“我不喜欢任何人。”

    白刀:“可你刚才说我是神,你不喜欢人,但你可以喜欢神。”

    她先是一愣,而后捏捏他秀白的脸蛋,“怎么失忆了反倒油嘴滑舌?”

    他:“你喜欢油嘴滑舌吗?”

    她噗嗤一声笑出来。

    他也跟着笑。

    白刀:“我喜欢你。”

    她没理他,扭着细腰往楼上去。

    夜晚白刀做梦,梦见过去的事。

    在梦里,他一身白袍与人打斗,他打退了那些冥界鬼兵,但是转瞬就被个穿红衣的女子逮住。

    十界第一狐狸精的名号不是白来。

    她不再动用武力,而是媚眼如丝地俯下身,试图魅惑他。他才被她瞧一眼,便迷了心智。

    眼见她就要和他结下引路盟约,有什么东西从脑海一闪而过。

    很久很久以前,也有个人像她这样,伏在他心口,柔柔地讨好他,那人的声音酥酥软软,听过便再难以忘记。

    ——“白刀大人,我会成为你最好的任务者。”

    ——“白刀大人,有我陪你,你不会孤独。”

    ——“白刀大人,你快出来呀,我等你好久了。”

    他猛地回过神,及时中断与北黛的盟约。

    北黛既沮丧又惊讶,气闷闷地指着他:“还从来没有男人能逃过我的五指山。”

    他冷冷吐出一句话:“我不是男人,是把刀。”

    他自知今天在劫难逃,不再逃避,仰起面,道:“北黛神尊,如果你想吸我的精魄,悉听尊便。”

    北黛捏住他的下巴,她微眯双眼,睨他一眼:“你宁愿被我吸掉精魄,也不愿意做我的引路人?”

    白刀:“对,因为我已经有了自己的任务者。”

    北黛凝视他半秒,继而莞尔一笑:“你和你那个没出息的师父一样,爱上了自己的任务者,只不过你师父爱的,是南姒,而你爱的,是一个凡人女子。”

    白刀愣了会。

    爱。

    原来想要放下所有去护住她,就是爱吗?

    北黛点了点他的额头,“我已经将你的司命轮回系统收入囊中,你陪她走过的任务世界我也全都翻看完毕,白刀,我好心劝你一句,你虽是神,可你不是她的对手。只有女人才了解女人,十个你摆在她面前,都不够她看的。当然了,对我而言,一百个你都不够看我的。”

    白刀顾不得这么多,他问:“北黛神尊,那你觉得她会爱上我吗?”

    北黛拍拍他的脸:“我爱过很多男人,但总是很快对他们失去兴趣,就算她爱上你,也不代表她会一直爱你。”

    白刀:“如果我一直守着她呢?”

    北黛:“会很烦,男人得懂事,不要总是缠着黏人。”

    他似懂非懂地记下,等他回过神,他已经被丢出十界。

    北黛的声音传来:“去找你的夏姬罢,我自己另寻一个乖巧听话的引路者。”

    清晨,阳光从落地窗照进来,白刀缓缓醒来。

    梦里的情形逐渐消散,他全身是汗,喘着气想要抓住些什么。

    楼梯上夏季睡眼惺忪,一身吊带睡裙,净白的脸,像是初夏盛开的第一朵莲花,灵气逼人。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个我不会写长的,因为是日常,所以交待一下,后面还有一章,然后就木有了。

    要是展开详细写,估计三十万字都写不完t.t

    晚安哟

    对了,可以关注一下我的wei-bo,文案上有写,以后开文或是不写了,都会及时告知,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