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三章

    午后,阳光很是充足,照的人身上暖洋洋的直犯瞌睡。雪雁坐在沙发上正看着书,迷迷糊糊头一垂就睡了过去。正睡得香甜,突然一个穿着淑女裙的少女冲进了起居室,四处看了一下,冲着沙发上的雪雁冲了过去,一下撞进她的怀里。

    雪雁吓了一跳,心脏猛地砰砰直跳,睁眼看了下怀里的人,拍了她一下嗔道:“一天到晚跟土匪似的,想吓死我啊。”

    少女睁着圆圆的眼睛,冲着雪雁撒娇了起来:“妈咪,你去跟表哥说啦,让他带我去冲浪!”

    雪雁揉了揉眉心,想也不想就一口拒绝了:“不行,你现在还在禁闭,看来你是一点都没有反省自己的错误,禁闭时间延长一周。”

    少女撅着嘴一付要哭的样子,可怜巴巴的看着雪雁:“妈咪,我真的知道错了,以后我再也不会丢下妹妹不管了,我保证以后她要跟我出去玩,我都带她去。”

    雪雁嘁了一声,理都懒得理她。反倒站起来拿着书回了书房,走时丢下一句:“你的假期作业我今晚检查,你自己当心吧。”

    吴月仙这才惊呼一声,从沙发上跳起来跑出起居室去了。

    雪雁把书放回了书架,摸了摸已经被磨的光滑的窗棂,来这里已经十七年了。现在的镇子不但各方面都很完善,还渐渐的往城市规模发展了,周边领主的土地越来越少,好些人都放弃了领地直接住到了镇里去。

    他们一家却喜欢这平静的生活,仍留在了镇外。龙凤胎两个今年已经十六岁了,十年前雪雁又给他们添了个妹妹,取名叫吴月馨,今年也有十岁了。

    如今三个孩子里,龙凤胎已经上高中了,而小女儿也在上小学。日子一天天回归平静。平静的让雪雁都忘了时间的流逝。

    书澈后来又生了两个儿子,七年前辞掉了管家的工作,在镇上的居民区里买了一套房子,做起来全职太太。而江五则当上了镇上的警察局局长,一家人的日子比以前好过的多,也没有那么辛苦了。

    燕儿早在十六年前就嫁给了杜凡男爵,生了一儿一女,现在一家人也搬去了镇上,住进了富人区的独栋别墅里。

    小红一家后来脱离了出来单独做生意,在镇上开了一家首饰店。融合了中西方的文化,造出的收拾非常受欢迎,渐渐成为了有钱人。

    而林如海和孟茶芳,在到了北美没多久后,也添了一个女儿名唤靛玉。墨玉今年已经十九岁,离开加州去东海岸上大学去了。靛玉十五岁,跟龙凤胎一起在一个中学念书。

    张启声腿好了以后,大力发展他的橙子园,成为了这一代最大的甜橙批发商。而黛玉刚到北美就出去读书,十三年前已经大学毕业,在行政庭里做镇长助理。黛玉的大儿子张守诺,今年十八岁。刚刚期考完,到了秋天就会去东海岸跟墨玉汇合,一起上大学。二儿子张守诚,今年十三岁。也在镇上的中学读初中。大女儿张鸾十岁和雪雁家的吴月馨是同班同学,小女儿张鸢七岁,如今还在幼稚园。明年就要上小学了。

    贾赦和邢夫人,去年相继去世,贾琏一家埋葬了父母之后,也搬去了镇上的富人区别墅里。凤姐如今在镇上开了间发廊,而贾琏则在行政厅做市容规划专员。艺哥儿早就大学毕业,如今留在东海岸打拼,巧姐儿去年考上了律师牌照,留在加州开了一家律师事务所。

    雪雁看着窗子里反射的影子,摸了摸自己的脸。从什么时候起,她开始有皱纹了?今年她刚好四十岁,明天就是她的生日聚会。吴均瑜这些年对她并没有冷淡,反而更加黏糊了。用吴均瑜的话说:“这辈子不知道还能跟你相守几年,一定要享受每一天的时间。”

    她听着吴均瑜的这话,觉得有些奇怪,可还是很满足吴均瑜能与她一直这么恩爱。说来也是奇怪,她这辈子好像除了吴均瑜外,就没对其他人动过心。

    正神游着,吴均瑜从外头进来,悄悄从后面抱住了雪雁:“在想什么?”

    雪雁回头冲他一笑:“收工了?”

    吴均瑜嘿嘿一乐:“没,我翘班了。我说去视察学校来着,然后让妹妹去了,我就回来了。”

    雪雁看着他眼眶下的黑眼圈,心疼的伸手出去揉了揉:“最近你是不是失眠了,我看你每天上床时间都挺早的,怎么还有黑眼圈呢?”

    吴均瑜伸手抓住她的手,在嘴边亲了一下:“没有的事,你想太多了。可能是最近要搞运动会啊,每天都那么忙,害得我都憔悴了。”

    雪雁噗呲笑喷了:“你敢不敢再娘炮点,还憔悴?”

    吴均瑜又嘿嘿傻笑了起来,一把把雪雁抱的紧紧的,拿下巴在雪雁头上蹭着:“你说,要是我们没来这里,还能认得出对方吗?”

    雪雁怔了一下,伸手到吴均瑜背后抓住他的衣服,坚定的回答道:“能的,如果是你,我一定能认出来。”

    吴均瑜仿佛松了口气似的,闻了一下雪雁的头发:“你好香,我要记住你的味道。人都说,声音可以记住一个星期,相貌可以记住一个月,可味道能记住一辈子。”

    雪雁在他怀里闷笑了起来:“那你记住的只是洗发水的味道,可不是我的味道。”

    吴均瑜苦笑了起来,这女人一辈子都在跟自己拆台,真是一天不斗嘴就难受。

    “箐儿,我最近有点心悸,叫莫妮卡来帮我检查一下吧。”

    雪雁手上一顿,突然再次抓紧吴均瑜的衣服,抱紧了他道:“好,你放心,你会长命百岁的。”

    莫妮卡就是妙玉的英文名字,妙玉十年前就从怀特医生那里出师,专程去东海岸考取了医生证明,如今在镇医院做外科医生。

    雪雁当晚就叫了妙玉来,给吴均瑜做了次身体检查。家里的条件也只能做点简单的听诊,妙玉检查完吴均瑜,直接问他:“你这种情况出现多久了?”

    吴均瑜边穿衣服边看了眼身边的雪雁,犹豫了半天最后还是回答道:“有一个月了。”

    妙玉皱了皱眉头,收起了听诊器:“光是我这么看,还看不大出来。明天你来医院一趟,我派人给你做次全身检查。心跳不是很有力,不知是什么原因引起的,一定要注意,不要太过劳累。”

    雪雁急了:“那他会不会怎么样?”

    妙玉看了雪雁一眼,考虑一下回答她道:“如果是劳累引起的,那我建议静修就好。可如果是其他疾病引起的心力衰竭,那就得住院治疗了。现在还说不清楚,你不要瞎操心,等明天他检查完了,我第一时间会被结果通知你们。”

    雪雁等妙玉走了,着急的追问吴均瑜:“你从什么时候开始不舒服的,怎么不告诉我?”

    吴均瑜见她急的那样,赶紧一把拽她坐下抱住拍了拍背:“不急不急,你听我慢慢说。其实开始我没觉得有多难受,只是这几天一直睡得不是很安稳,总是做梦,梦里都是现代时的场景。醒来以后我一身都是汗,又觉得经常心悸,本来我以为是偶然,可连着一个月每晚做梦都是现代的场景,这才觉得有点不对劲。”

    雪雁听完心一阵猛跳,抓着他问:“你梦见什么情形??”

    吴均瑜苦笑了一下,摸了摸雪雁的头:“傻瓜,睡醒了哪里记得起来?梦醒了就会马上忘记的啊。”

    雪雁一时间心里各种滋味都有,不知该怎么办才好。她猜想着,是不是吴均瑜快死了,所以在回顾自己这一生的经历了。可吴均瑜今年才四十六岁,为什么会突然就有这种情况?难道是她杞人忧天,想的太多了?

    就算雪雁再往好处想,现实也没能如她所愿,第二天吴均瑜做完检查,下午妙玉就单独找上门来,拉了雪雁进工作室密谈。

    妙玉走后,雪雁的心都要碎了,吴均瑜出现各器官老化的现象,心力衰竭只是未老先衰的症状?这怎么可能!

    难道是因为这具身子本不该属于他,而他到了时间要还回去了?雪雁脑子里一片乱糟糟的,在屋里跟幽灵一样打着转。

    家里的帮佣都吓得要死,不知太太出了什么问题。直到一个女佣装着胆子走上去问了一句“太太你还好吧?”,雪雁这才猛然回过神来。

    她不能这样,不能消极,不能悲伤。她不能让吴均瑜知道这件事,要在吴均瑜还活着的时候让他享受到自己所有的关心和爱。今晚是她的四十岁生日聚会,她要让大家都有个最美妙的回忆,这份回忆要能让人记住一辈子。

    当晚,吴林庄园的聚会成为了镇上津津乐道的话题,雪雁的伊甸园主题聚会非常成功。而吴均瑜当晚也玩的很开心,只是聚会完后当晚,雪雁没敢睡觉,她默默的睁着眼,看着身边的丈夫,希望在丈夫做梦时,能握住丈夫的手,给他力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