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8大结局

    “谁说给你三天,还给你三年呢!那样孩子都生出来了。我说的是三分钟。快抓紧时间好好想吧!现在开始计时。”还不等苏小酥听到他的暴跳如雷,雪明枫已经看着腕上的手表,开始计时,“还有两分钟!”

    “雪明枫!你这个家伙,要不要这么可恶!”看着他一脸认真的开始计时,苏小酥终于忍不住大叫,“你现在是在向我求婚,这到底是求婚还是逼婚?”

    “难道你不喜欢我这种求婚方式吗?”雪明枫抬起头,面对她一眼愤然的神情,一眼狐疑。

    “当然不喜欢,你怎么可以这么霸道的,只给我三分钟让我考虑啊!那可是我后半生的幸福。这又不是买白菜,怎么可以用这么短的时间做决定啊?”面对他狐疑的表情,苏小酥几乎是一脸的幽怨。

    “也是,又不是买白菜还考虑什么,就算是给你一年的时间让你考虑,结果不都是要嫁给我。所以我看这三分钟也免了,干脆不要考虑。反正戒指也戴上。明天我们两个人就去结婚。”苏小酥被他的话直接的无语,然而,根本不给她多做辩驳的话再出口,雪明枫已经在紧紧地吻上了她薄唇。火热的灵舌,在她的口中,肆意缠绵,让她本就剩下不多的反抗的意识,彻底丧失。

    最终,完全沦为他这一火热之吻的俘虏。不知道这个吻,到底持续了多长时间,也不知道这个吻到底是什么时候结束的,怎么结束的。

    只是当苏小酥恢复意识的时候,已经全身**的躺在了床上,而身边是那个因为,一晚上的辛勤劳动而粗喘不止的男人。

    雪家的豪华别墅前,苏小酥拽住雪明枫的手,一脸的紧张,看着她那一脸紧张的表情,雪明枫一脸不悦道,“我就说我们不要来吧!原本我们的婚姻与他们就无关,可是你偏偏说要来。说什么,不管怎么说他们都是我的父母。还说什么小孩子出生,要有爷爷奶奶在会更幸福。我说,这种连子女都不在乎的父母,会在乎自己的孙子吗?”

    “如果他们不在乎,当初你爹地知道我怀孕的时候,会放过我吗?如果他们真的不在乎,你妈咪当初会将我丢在气候那么好的小岛上,而不是将我丢到沙漠里,或者直接杀了我吗?”看着他不甘愿的神色,她一脸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我想他们是爱你的。所以既然如此,我们也要包容他们。毕竟,不管怎么说,他们都是你的父母亲。”

    “不说还好,说了我反而更生气,我说酥酥,你还真是够善良。他们都那么对待你,你竟然还为他们说好话。”想到之前,他们对她做的那些过分的事情,他就一脸愤然,看着她的目光也满是愧疚,“对不起,因为我的关系,让你受了那么多的委屈。”

    “没关系,谁让他们是你的父母亲呢!谁让他们是我肚子里面孩子的爷爷奶奶呢!既然他们是我至亲的亲人,那我就当是爱屋及乌,也就对他们宽容一点,把他们也当做是我的亲人了。”看着他愧疚的脸庞,她伸手捧住他的脸颊,脸上笑得粲若扬花。

    “酥酥,你还真是善良。可是他们如果不识好歹,在为难你怎么办?”想到他们可能在对她做恐怖的事情,雪明枫望着她就是那一脸无法掩饰的紧张。

    “不是有你在我身边,就算是他们会为难我,你不是也会保护我?更何况,我想看在你的面前子上,他们是不会为难我。”望着他满脸紧张的表情,她抬手轻敲他额头,望着他,是那一脸无法掩饰的幸福的笑。

    她不再多言,只是将握着他的手,握得更紧,两个人一前一后迈步走进雪家豪宅。刚一进大厅,还不等他们开口,雪鸿翰已经来到他们的面前,看着他们两个人,脸上是那另人完全看不透的幽深。

    “爹地,事情是这样,之前我承认是我骗了你,酥酥之前并没有怀孕,但是我还是要跟她结婚。而之前也是假结婚。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酥酥现在已经怀了我的孩子,而我们离婚手续也从未办过,现在我们是合法夫妻,所以我希望你可以真心实意的接受我和酥酥,还有我和酥酥之间的孩子。当然如果你不同意,我还是不会和酥酥分开。因为我已经认定,我这辈子只和酥酥一个女人在一起。”雪明枫几乎是一口气将话说完,然后看着眼前听完他的话,几乎毫无反应的雪鸿翰,一脸紧张,“爹地,你有听清楚我的话吗?”

    “我当然有听清楚,就是不管是我是反对,还是同意,你都不会和苏小姐分开不是吗?既然如此,你还来我这里干什么。我想该不会是要寻求我的意见吧!”看着他一脸紧张的表情,雪鸿翰的脸上依然是那一脸看不出情绪的幽深。

    “我当然不是来寻求你的意见,我只是希望能得到你的祝福,更主要是酥酥希望你能接受她做你的儿媳妇。”看着他那一脸颇为深邃的表情,雪明枫更为紧张,“爹地,你到底怎么想的,你直说好不好?你别这样不说话,我紧张。”

    “你还会紧张,我还真是没看出来。”对于他言语,他毫不留情的回击。

    “酥酥,我们走,我就说不要来不要来,你偏偏要来。我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听到他的话,雪明枫顿时按耐不住,拉着苏小酥就向外走,不过还没有走两步就一个身影挡住。

    这个人竟然是黎恩,看到她的出现,不只是雪明枫,就连苏小酥都是一脸茫然,因为实在是没有想到,她会在这里出现。

    “怎么,看到我有这么吃惊?我又不是鬼魂!”望着眼前的人看着自己那一眼惊愕的表情,黎恩一脸淡然轻笑,“对不起,小枫,这么久才回来看你!”

    “其实你如果不回来,我更加感谢你。还有,谢谢你,这么替我照顾我老婆,还有我尚未出生的儿子。”看到她,雪明枫微微怔愣,但也只是一瞬之后,脸上就绽开那一抹完全是不屑一顾的冷笑。

    “雪明枫!”看着她们两个人僵持的身影,苏小酥不禁一脸焦急,想要劝说,可是根本不给她多说的机会,他已经拉着她向外走。

    可依然还是没有走出大门口,就被另外一个身影拦住,没想到这一次拦住他们的人,竟然是京白赫,看到京白赫的出现,面前两个人直接惊呆住,因为任他们怎么想,都想不到他会在这里出现。

    “白赫哥!”看着他,苏小酥几乎是一脸茫然喊出的他的名字,“你怎么会在这里?”

    “是不想看到我吗?我明天就要回米国,以后估计不会回来。所以就算是相见也不太可能。今天就当是为我践行,所以你们可以留下陪陪我吗?”京白赫看着面前表情都很复杂的人,脸上又勾起那一抹温柔似水的笑,不过这一次,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真诚。

    对于他这真诚的笑容,苏小酥顿时心软,转过头看向一旁的雪明枫,询问他的意见,少见这个男人竟然没有任何的意见,只是别过头不去理她。当然这算是另一种形式的赞同吧!

    花园内,黎恩竟然是热情来到苏小酥的身边,一脸关切的询问她身体状况,还有她腹中孩子的状况,不只是她,就连雪鸿翰也是非常的关心,而他们这有些意外的关心,让苏小酥都难免心生警惕,不知道他们到底想要做什么。

    而这个时候雪明枫却是一脸淡然从容,好似他们的关心都是理所当然一般。

    “雪明枫!”在不知道他们葫芦到底卖的什么药的情况,苏小酥不得不跑去向他求助,“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不要只顾着偷笑,讲讲清楚你父母为何突然间变脸?”

    “要不是你雪氏财团早就倒闭,而我妈咪也会离开,这一切又重新恢复,完全是你的功劳,所以不管是我爹地还是妈咪,自然都要感谢你。既然要感谢你,又怎么会给你任何的脸色,”说到这里,看着她仍然不解的脸庞,他将目光看向一旁的京白赫,有些幽怨又不得一脸慨叹道,“因为京白赫说,如果我爹地同意你嫁给我。那么他就放手不再报仇。将已经收购的雪氏财团全数送还给爹地,当然也包括从妈咪手上强行收购走的公司。”

    “原来是这样!”苏小酥看向阳光下,那宛若天使降临一般的男人身影,眸色不由一深。终还是他,帮了自己。

    看到她目光焦灼在他身上,雪明枫顿时一脸不悦,一个闪身挡在她面前,将她的视线挡住。。

    “放心,我对他早已经没有任何心思。如今就算是有,也不过是觉得亏欠他而已。”看到他又吃醋,苏小酥赶紧摆手,“所以你真的不用介意。”

    “算了,他不是要走了。而且,看在他也算是为你做了一些事的份上,你就和他去告个别吧!而告别之后,我希望你们两个人再无瓜葛。”他双手握住她的双肩,一脸认真的点了点头。说完,根本不给她任何多问的机会,他已经转身离开,而随着他之后其他的人,也迅速撤离了花园。不一会儿,花园之中,就只剩下她和京白赫两个人。

    “白赫哥!”犹豫了好一阵子,最终她还是迈步来到他的身边,看着他望见自己略显惊愕却又有些惊喜的神情,一脸歉疚道,“谢谢你!之前的事情,也对不起,那天在医院我对你说的那么严重的话。”

    “不用放在心上,真的,因为我不过是想要补偿而已。补偿之前对你们造成的伤害。”京白赫看着她满是歉疚的目光,脸上又绽开那宛若天使一般温柔的笑容。“所以,千万不要产生任何的心理负担”

    苏小酥望着面前的男人,一时无言。不是因为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因为突然发觉,对于他说什么都觉得很浅薄。因为这个善良的男人,帮了她,不只不需要回报,甚至还不让对方有任何的心理负担,犹豫再三,最终道,“总之,谢谢你。白赫哥!”

    “其实应该是我谢谢你才对。要不是遇见你,我这辈子或许将永远生活在这个复仇的,万劫不复的世界里。是因为你的出现,让我看到阳光。真的,遇见你是我这一生,最美好的事情。”他温柔轻笑,不过温柔的笑容中是那难以掩饰的落寞。

    如果他早一点知道她的重要该有多好,如果,早一点明确他的心思,那么他保证不会放弃她。那么,她现在,应该已经是他的妻子。

    可是往事不堪回首,一切都依然再也回不去了,不再多想,他冲着她一脸认真的点头,“答应我,酥酥,你一定要幸福!”

    “恩,答应我,你也要幸福。”苏小酥冲着他点了点头,然后赶紧转身离开。因为她怕不走,会忍不住哭出来。

    一个月后,京白赫给他们邮来了一副巨大的画像,那是京白赫留给她最后的礼物,看着那副画像,她的眸色不禁一深,因为画像上的人,正是她……

    “千万不要以为京白赫对你对你的感情有多深厚。还亲自画了什么画像。我告诉你吧!画上的人其实根本不是你。那是他妈咪,不过真是没想到,他妈咪年轻的时候和你长得还真是像。”看到画上的竟然是自己老婆,雪明枫的醋意立刻飙升。

    “老公!我们的孩子,我想好叫什么名字了。”对于他的醋意,她确是视而不见。只是望着眼前的画,一眼幽深。

    “你想到叫什么了?”看着她复杂的神色,他眉头不禁轻蹙。一种非常不好的感觉,直袭心头。

    “我想叫雪似白,你觉得怎么样?”听到她说完的这个名字,他顿时感觉自己的预感是对的,而见他不做任何的回应,苏小酥有些焦急的追问道,“到底怎么样,好不好吗!”<